147小说 > 修真 > 择日飞升 > 第一百零九章 嵬墟之谜

第一百零九章 嵬墟之谜

许应怔征出神,这股熟悉的味道,是孟婆汤的味道。

他梦中的一切,都是真的。

那不是梦,或许是故地重游,或许是这个地方封存着神秘的力量,三千年前尘封的某一段记忆觉醒了。

那些往事被孟婆汤所封印,为他所遗忘,而今重拾起。

他在梦中重温了那段记忆,如梦似幻。

他的心像是燃起了烈火,带着悲伤和愤怒;为什么自己要经历这一切?是谁人操纵自己的命运?

他悲愤得想杀人!

白衣老翁北辰看着他仰头便把一杯孟婆汤饮下,却如没事人一般,心中不禁凛“已经像喝水一样了。两位道友应该已经到天神殿了吧?但愿他们能把镇魔符文快送来,路上不要有事……”

许应森然的目光扫来,北辰子心头一突,险些熘走,心中大呼不妙:“他这是什么眼神?难道他认得我?”

他毛骨悚然:“他记起了我?不对不对,蒋家田不是我送去的,我与他只见过两次面。无妄山是一次,这里是另一次,没有第三次,他绝不可能认出我!”

许应目光中的森然之气渐渐消散,神色暗然,还有些走神,总是想起那几个月的事情。

有时候他会勐然觉得,他身边的一切还在。然而回过神来时,才知道自己已经失去。

大钟见状,正要敲响钟声,帮他恢复一下,却见许应一遍又一遍催动归心印法,定住心神,强迫自己不去胡思乱想。

大钟暗叹一声,放下心来:“阿应可以自己走出来,他的道心已经很强了。”

许应在帝丘城中慢慢走了一周,他先前进入这座石城,只觉一切熟悉,现在看来却是那么什年。

毕竟,他曾经在这里生活了几个月,有一段美好的回忆。

终于,他们要离开这里。

七现出真身,众人坐在他的头顶,许应邀请北辰子上来,北辰子正愁没有借口与他同行,闻言欣喜来到大蛇脑袋上。

“好香!”北辰子又嗅到竹婵婵身上的仙药味道,不由食指大动。2许应询问道:“北辰子前辈见多识广,我有一事相询。大汉武帝距今已有三千年,摊师便是崛起在三千年前。炼气士消失,摊师崛起,与天人感应是否有什么关联?

大钟闻言,也不禁留神聆听。

北辰子目光闪动,笑道:“这么古老的事情,我哪里知道?炼气士没落,渐渐没有了传承,人们转而修摊,不是很异常吗?炼气士不合时宜,被历史所淘汰,理所当然。”

许应追问道:“我听说炼气士没落和摊师崛起,是因为天人感应出的问题,前辈是否听过这方面的传闻?”

北辰子脸色微变:“你听谁说的?”

他说到这里,醒悟过来,连忙笑道:“这里面都是谣传,没有的事。别说三千年前的事,就连三百年前的事,谁能说得清?我只是一个小小的雄师……”

件嫌她密的一拳须在北辰子身上,娇喝道,“你明明是练气士,为何说自己是摊”

北派子被她一拳砸在身上,砸得就在体内的一众法宝哗啦啦作响,跳动来去,不曲心惊肉路:“这小越奶奶的拳头好有力道!”

竹通她这一拳打在他身上一点不疼,但他藏在希夷之域中的法宝却被震得险些裂开。让北辰子惊心不已。

他数落元气,只见身后居然浮现出一连串的洞天,泛着紫气,那些洞天,扎根在一片紫气之中,鸿聚氤直。

北辰许应道:“你们看,我明明是微师。”

竹她媒惊讶莫名,挠头道:“古怪,我明明从你身上感应到炼气士法宝的气息。

大钟与航七也惊讶起来,他们原以为北辰子与愁容老者一伙的,必然是炼气士,没想到北辰子居然真的是储师!

许应不动声色,道:“我原本以为周齐云是储气兼修的第一人,没想北辰子前辈才是传气萧修的第一人。”

北辰子闻言,哈哈笑通:“我对炼气的确稍有研究。许妖王想知道什么?我一定知无不言。”

孟资汤;“大汉武帝时期,那个姓董炼气士提出天人感应,让大法师在此地沟通天地神明,在罗才这个地方出乱子,导致帝丘所有人一夜消失。”

北辰子胎色微变,额头冒出冷汗:“他记起了这些事情了?他记忆不是被封印住了吗?”

孟婆汤:“敢问前辈,出了什么乱子?’

北辰子心中惊慌,道:“我哪里知道这么古老的事情?我只是一个路过此地的普通老人罢了,三千年前的事情与我无关……”

许应追问道:“那些人都哪里去了?炼气士都哪里去了?他们不可能一夜消失!

北辰子咬牙,道:“我真的是路过此地,我··好吧,罗才之事,我听到一点点风闻。据说,可能与武帝时期的天人感应有关。那时候炼气已经走到穷途末路,人们为了长生,走上了另一条路,就是天人感应,无限放大自己与天地自然的感触。”

他额头冒出细密的汗珠,道:“他们感触到了神。”

许应疑惑道:“神?莫非是天神?

北辰子摇了摇头,道:“不是天神。他们感触到的神不是来自天道世界,而是另一个虚空,称之为嵬墟。传闻,鬼墟,就藏在深渊中。

许应微微一征,此时七正游走在深渊的边缘,寻找名山大川中是否有凤凰栖息的梧桐树。

他不觉向下看去,只见深渊中阴间阳间两大世界还在碰撞,从地底传来震耳欲聋的声响,如牛吼,如龙吟。

倘若用天眼去看,还可以看到巨大且滑腻的身躯在熔岩之中滚动,但定睛看去,便是鳞片状的岩石。

“那个时代的炼气士无法飞升,无限放大自己的感应,接触到了嵬墟中的神秘神明,在那些神秘神明的传授下,更为微弱的感应法门被开发出来。”

北辰子额头冷汗更多,尽量挑选自己能说的,小心翼翼讲下去,道,“这种微弱的感应法门,可以让炼气士入道极深,深入嵬墟之中,与嵬墟的天地建立更深层的联

系。那个时候有传说,进入嵬墟,可以长生。可能,帝丘失踪,而今重现,便与嵬墟感应有关。”

许应心头剧烈跳动几下,突然想到入道之谜。

摊师入道时,倘若入道太深,便会觉察到大恐怖,彷佛听到深渊中传来不可思议呓语,将入道者拉入深渊!

这种情况,许应自己也曾遭遇过!

难道说入道太深,遭遇的大恐怖,其实就是嵬墟的神明?

很有可能!

不过,为何当年炼气士与嵬墟神明建立联系之后,到了摊师之后,便会变成了危及摊师性命的大恐怖?

入道有可能死亡!

这几乎是所有天资聪颖的摊师的共识,成为一件充满凶险的事情!

突然,他取出元未央交给他的那两页功法,元道诸天感应,心头怦怦乱跳!

元家的元道诸天感应,是练就无上神识,感应诸天,以此拥有微弱不可思议的神通,元家便是深暗此道!

“或许可以通过这门功法,感应到大渊深处!”

许应的眼睛越来越晦暗,元未央交给他的虽然只是残篇,但足够用了,他原本打算补全这门功法的缺憾,能够炼化黄庭仙药时再去修炼。

但是现在,他决定要迟延修炼,强化自己的神识感应,去接触北辰子所说的那个惠墟世界!

xiaoshuting.la

许应询问道:“前辈,那么深渊的尽头就是鬼墟?”

北辰子摇头:“不知。”

“那么,是否是大汉武帝时期,炼气士用天人感应与嵬墟建立联系,导致了炼气士的消失?”

“不知。”

“那些消失的人,是否去了克墟?”

“不知。”

“那么,此次上古的天地重现人世,是否是从墟中释放出来的?”

“不知。”

北辰子一问四不知,许应心头火起,拂袖道:“前辈什么都不知,要你有何用?下个问题你倘若也不知,便请前辈下去罢!”

北辰子面露难色,心道:“你问的问题我有些不知道,有些知道但不能说,我也无可奈何!”

孟婆汤:“子笑道而今在何处,前辈总该知道吧?”

北辰子想要回答不知,但想到许应刚才发怒,倒担心他四处乱跑,心道:“让他寻到那傻凤凰,便不用担心他四处撒欢了。到时候镇魔符文来到,便万事大吉,又可以清净许多年!”

他呵呵笑道:“许妖王太温和了,这样不好。但好在我知道几处地方,有梧桐神树,可招凤凰。说不定可以在这几处地方寻到那只小凤凰。”

许应转怒为喜,向他赔礼道:“晚辈适才心态不好,向前辈致歉,还请前辈谅解

北辰许应道:“你又何错之有?”

他说到这里,微微一怔,心道:“等一下!他问我问题,我不答,他就发火,

我冒着性命安全回答,他苦闷后向我道歉,我说他没错。嗯……”

他毛骨悚然:“我这是怎么了?”

北辰子自怨自艾一番,振奋精神,道:“你们去嵩山,多半找不到罗才芯。诗经中说,凤凰鸣矣,于彼高岗;梧桐生矣,于彼朝阳。能被凤凰看得上的梧桐树须得是神树,这等树,须得种在最高处,每日太阳升起的时候,它能见到第一抹阳光!”

经他这么一番解释,许应便立刻明白过来。九疑山上的梧桐树,便是生长在山顶,高过四周其他山峰良多,因此能够吸引子笑道落在上面。

北辰子道:“凤凰善于唤醒远古神禽的血脉,落凤之处,必有异禽。咱们只需要紧盯这两样,便可以知道那里是否有凤凰了。”

许应诚挚称谢,道:“若无前辈指点,我们止不住要走多少弯路。”

北辰罗才芯:“许妖王,你们急着寻找罗才芯,所为何事?”

许应向竹婵婵努了努嘴,道:“还不是为了保护她?”

北辰子向竹婵婵看去,颇为不解:“保护她?保护这丫头做什么?这丫头好香!

他不以为意,笑道:“保护她何须凤凰?有老朽在,保护她还不是轻而易举?许妖王若是信得过老朽,不如还是去嵩山。咱们就在嵩山小住几日,会一会这丫头的仇敌。”

竹婵婵正在炼化体内仙药,突然什年起来,向孟婆汤:“我被盯上了,咱们须得快些找到躲避之处!”

许应迟疑一下,向北辰子道:“那么到了嵩山后,还请前辈帮忙,抵御强敌。”

“好说,好说。”

北辰子满口答应,心道:“若是随着他们四处乱跑,搜寻什么凤凰,恐怕那两位道友找我们都要大费周章,不知要拖延到什么时候,才能给他整上镇魔封印,留在嵩山,两位道友便困难寻到我们了。”

嵩山本就不远,七游动速度极快,天还未黑,便来到嵩山脚下。

而今的嵩山非比异常,变得更加巍峨高大,这座山变得与从前不同,从前有七十二峰,而今七十二峰从地底拔出,自下而上,生长出更多的山峰!

那山峰数以千计,与七十二峰一起,生长在一块巨大的山体之上!

山体古老宏大,陡峭如壁,难以攀登,云雾皑皑,漂浮在山岳之间,有滔滔大河从山间流下,来到山休边缘,便飞琼泄玉般坠落下来,形成一道万丈瀑布,蔚为壮观。

许应等人来到这里时,正值夕阳西下,斜阳彷佛挂在瀑布与大山中间的缝隙间,让这座山说不出的雄壮。

山间,还有仙气缭绕,应该就是裴度所说的洞天福地所在。

“我们去最高峰上,可以看到方圆千里是否有梧桐树。”许应提议道。

北辰子自然应允,心道:“最高峰最好,困难给两位道友信号,让他们尽快寻来。”

孟婆汤:“七爷,劳烦你了。”

蜕七笑道:“养剑千日,用在一时。而今正是我长脸的时候!”

他鼓荡气血,顿时周身剑气流转,这条二十丈大蛇御剑气乘风雷,竟然飞身而起,向着那高耸入天的嵩山顶峰飞去!

北辰子瞠目结舌,心道:“这条大蛇非但觉醒血脉,还是个雄气同修的炼气士,他若是修到飞升期,谁还是他的对手?”

“好在不怎么愚笨的样子。”他心里补充了一句。

待来到嵩山金顶,只见太阳落山,但金顶还是一片黑暗、有阳光照耀。

竹婵婵心神不定,悄声道:“阿应,天魔快要来了,恐怕今晚便到。”

许应劝慰道:“有北辰子在,你尽管把心收好。

竹婵婵心中难安。

许应向北辰子道:“婵婵有敌人今夜来访,实力极为高明,还请前辈援手。”

竹婵婵心中难安。

许应向北辰子道:“婵婵有敌人今夜来访,实力极为高明,还请前辈援手。”北辰许应道:“只管他来。要他有命来,没命回!”

许应放下心来,询问竹婵婵:“天魔会如何寻来?”

竹婵婵道:“天魔善于夺舍,自身也极为什年,若是夺舍了强者,实力更强。”许应顿时彻底忧虑,笑道:“这里杳无人烟,除了我们,没有供他夺舍的。更何况还有钟爷在,天魔休想夺舍任何人。”

竹婵婵道:“但愿如此。”

嵩山,周长三千里,山中有仙光氤氲,笼罩着司马洞天。此洞天比九疑还要庞大,传闻邓仙人在此地飞升,留下一块飞升地。

此时,夜幕降临,裴家、崔家、李家等世家的摊师、子弟和族老还在这座洞天中挖掘,试图寻找到上古仙人的宝藏。

各大世家自知无法独占这处洞天福地,所以一起开掘,做了摸金校尉。

这些天,他们死伤无数,但也获得不菲的宝物。

“挖到了!挖到了!”

突然,洞天中传来兴奋的叫声,有摊师欢天喜地,向族老通报,道:“我们挖出来一具仙尸!”

族老又惊又喜——

——力荐好友新作《抓到你啦》,恐怖无限流,悬疑推理为主,第一副本已经完结,可收待宰!

PS.今天两章过万字了,算爆发吧?

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,下载APP查看~
<abbr id='FvDOssO'><nobr></nobr></abbr>
<code id='jtkrh'><q></q></code><bdo id='qFjhH'><bdo></bdo></bdo><nobr id='SSlZYdq'><listing></listing></nobr><legend id='RpSZO'><cite></cite></legend><blink></blink><pre></pre>
    <legend id='NIEVL'><font></font></legend><legend id='ExCgoWi'><pre></pre></legend><strong id='QCIIp'><bgsound></bgsound></strong><person id='UF'><caption></caption></person><q id='XDUpDpG'><blink></blink></q>
      <listing id='Nu'><option></option></listing>
      <base id='Uux'><tt></tt></base><l id='wgEJ'><label></label></l>
        <dir id='SfCDiV'><dir></dir></dir><code id='Lee'><fieldset></fieldset></code><strike id='fyVXxh'><caption></caption></strike><sup id='crqVJMs'><abbr></abbr></sup>
        <s id='rCwRZ'><listing></listing></s><center id='KYIfCji'><pre></pre></center><b id='BTiGssSH'><dfn></dfn></b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