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7小说 > 修真 > 择日飞升 > 第一百二十六章 决战皇陵金人(微博见)

第一百二十六章 决战皇陵金人(微博见)

许应一边跟上他,一边思量,道:“徐公,倘若能将傩法融入到炼气之中,一面是继往,为过去的前辈继承衣钵绝学,一面是开来,开辟新的未来,为将来人打下更好基础,岂不是更好?“

他现在连自己这一世的记忆都没有完全恢复,只是一个十四岁的少年,很多道理都想不明白。

但是他觉得,或许炼气士的复兴与傩师的求变,可以同时进行。傩师走一条路,验证正确与否,炼气士走一条路,验证正确与否。

甚至,不用区分炼气士还是傩师,大家可以任意选择自己的道路。岂不是更好?

人人尽其才,各自为各自的选择负责,无须争夺什么正统,也没有正统,或许是一条更好的道路。

徐福登上河岸,身后还有数以百计的炼气士相随,道:“祖辈相传,薪火相承,不是你一句岂不是更好就能打发的?炼气士还有人渡劫飞升,成为仙人,只是困难而已,但并非不能。傩法呢?只配做鱼肉!周齐云已经验证了这是一条错误的道路,错误的道路,不配存在世上,就应该灭掉!”

前方,已经有傩仙傩师将通往祖龙悬棺的道路打通,众人沿着这条道路前行。

徐福看向前方,那里有傩仙和皇陵金人厮杀,打得天崩地裂,目光闪动,道:“与其这些傩师傩仙给别人做鱼肉,被人吃掉,不如有点贡献,让他们化作仙药,复生祖龙!这才是他们最好的归宿!”

突然,他们身后一尊皇陵金人登岸,那皇陵金人身缠香火之气形成的飘带,飘带并不死板,而是烟气般飘逸。

饭团看书

池的身后呈现出一片希夷之域的异象,五岳仙山、天山天河,瑶池神桥,壮观无比,也清晰无比,像是真有这些东西飘浮在他身后!

池的气息强大,作为镇压炼气士气运的终极造物,他受世人敬仰,享受世人香火,已经变成神圣。

长着许应的面孔,却是法宝形态的神圣!

花纤尘等人心中凛然,纷纷向徐福看去,徐福澹澹道:“你们留下,抵挡这尊金人,我去祖龙。”

他张开双臂,方丈仙山带着他越飞越高。

这几百位炼气士各自默然,纷纷转过头来,花纤尘声音颤抖,伴装镇定,大声道:“听到了吗?我们一定要挡住皇陵金人,为徐福老祖争取时间!炼气士,必将光复!”

齐轻舟等炼气士只觉喉咙发干,望向那尊越来越近的皇陵金人,大声道:“必将光复!

小凤仙也留了下来,向许应道:“许公子之恩,凤仙儿来生报答了。”徐福停在天空中,挥手破禁,将挡路的封禁一一打开。

方丈仙山悬浮在空中,徐福向下望来,似乎在等待许应。

许应看了看这些炼气士,又望了望徐福,迟疑一下,没有选择与徐福一起前去,而是走到凤仙儿身边。

徐福微微一怔,心中有些恼怒:“还与四千年前一样!”他不再等待许应。径自向飞升霞光中的祖龙悬棺飞去。

凤仙儿回头。看了看许应,有些惊讶,侧头道:“你为何不跟着徐福老祖?“

许应笑道:“我不是他,没有丢下同伴的习惯。”

那尊金人走来,尚未接近,已经有不少炼气士神智错乱,陷入癫狂之中,那是香火之气中蕴藏的众生执念,侵入他们的脑海中,乱其道心l!

那些陷入癫狂的炼气士大叫,释放神通,祭起法宝,不分敌我四下攻击,一时间伤到不少人。

众人一时间大乱,而那尊金人大手一挥,便见无数飞剑迎面斩来,剑气横空,便要将众人一网打尽!

小凤仙勐然身躯一摇,现出凤凰真身,振翅而起,羽翼掀起阵阵罡风,迎上剑气,顿时将不知多少剑气震偏。

那些剑气破空,犁地而行,长达百里。

若是被这些剑气击中,只怕没有几个炼气士能扛得住!

小凤仙张口唳啸,身形旋转飞起,顿时羽翼下团团凤凰神火飞出,一团团火焰落在那尊金人身上,团团炸开,顿时将那里化作一片火海!

突然,火海中一只被烧得赤红的大手探出,抓向小凤仙。

小凤仙心中一惊,有些绝望:金人是用凤凰火炼制的,这还怎么打?”

那尊金人应该是用成年凤凰的火焰,熔炼而成,小凤仙还未成年,根本烧不熔神。

小凤仙振翅游走,羽翼震动,以翅为刀,斩向那只抓来的大手。

突然那金人另外一只手掌飞来,两只手重重拍在一起,只听咣地一声巨响,竟然发出洪钟大吕般的冲击,几乎不下于大钟的一击,狠狠冲向小凤仙!

就在此时,大钟横移,挡在小凤仙身前,当的一声震动,二者的神通碰撞,掀起一道剧烈的波动,宛如立起的圆盘,旋转切割,向上下左右四方而去!

它出手挡住这一击的同时,花纤尘、齐轻舟等数百位,纷纷祭起自己最强的法宝,施展最强的神通,向金人攻去!

他们作为最后的炼气士,得到的是祖上传承下来的各种异宝,每一件都威力极其强大,祭起之后散发出恐怖威能!

他们的神通经过许应的点拨,也大胜往昔。

然而,无论他们祭起的法宝威力有多强大。神通有多精妙,落在金人身上,便见金人浮现出各种玄妙纹理,不断流转,将他们的法宝和神通挡了回去!

大钟飞来,国绕金人团团飞舞,或上或下,忽前忽后,钟声震荡不绝。尽自己最大的威能轰向金人!

它甚至直接撞击在金人身上,却只将那金人打得踉跄!

那金人宛如一个精通各种法术神通的大炼气士,处在飞升期,修为无比浑厚,硬撼大钟!

他的指,像是最凌厉的枪,他的掌,像是最强大的印,他的肘,如开天的斧,池的腿,如最沉重的鞭。

池浑身上下,身体各个部位,都是法宝!

甚至他开口大吼,重重音波便将所有人所有人震得口中吐血,四面八方飞去!

“用三昧真火三昧神水!”花纤尘叫道。

不少炼气士已经修成三昧真火三昧神水,闻言立刻祭起各自练就的真火和神水,然而根本烧不动那皇陵金人,神水也冲刷不动。

那金人身躯一抖,便见池身体表面各种纹理运转,化作火焰纹和水波纹,突然便有真火神水从两种纹理中飞出,烧向众人,冲向众人!

那水火相容,融合在一起居然并行不悖,并不冲突。

许应突然横身挡在前面,催动纯阳异火,张口一吹,顿时火光弥漫,迎上三昧水火!

纯阳异火与三眛水火相碰撞处,顿时发生爆炸!

许应踏前一步,抵住三昧水火,突然腾空跃起,收起纯阳异火,催动石斧,当的一声砍在金人身上!

那石斧的威力激发,顿时血光滔天,许应身后浮现滔滔血海,神魔巨兽尸骸漂浮在血海之中!

这一斧的威力惊人,然而却只在皇陵金人的表面留下一道浅浅的痕迹,根本打不动!

许应双手被震得鲜血淋漓,手掌肌肤炸开,好在他打开了泥丸秘藏,伤势飞速痊愈

蚯七自他肩头飞起,张开大口,口中喷出熊熊天火,焚烧金人,然而甚至未能将这尊金人烧红!

玩七心中一惊,正要收回天火,却见金人体表—道光芒震动,他的天火居然应声媳灭,不复存在。

“阿应,这还怎么打?”他心中绝望。

许应纵身跃起,落在金人飘飞的香火飘带上,沿着这道香火飘带向前疾奔。

虹七盘在许应肩头,尖声惊叫,只见许应脚步落处。那飘带的香火顿时化作各种神通,风卷云涌,向他们杀来!

那香火演化的神通,每一道都带着毁灭一切的波动,若是落在他们身上,必然粉身碎骨!

当此之时,大钟正在与皇陵金人正面对抗,陷入单方面挨打的境地,根本无暇顾及这里。

小凤仙也陷入挨打的境地,无法救援!

至于其他炼气士,死的死伤的伤,连金人任何神通都挡不住,更别说营救他们了!

“阿应!跑快点!”就七毛骨悚然,大叫道。

许应发足狂奔,沿着香火飘带的弧线一路疾驰,前方香火飘带突然演化神通,从香火中飞出。

“阿应—”玩七尖叫。

许应勐然身形一翻,身缠朵朵剑气,化作一道剑光而去,投入到那尊皇陵金人身后的庞大神龛之中!

那神龛乃是香火之气的源泉,六七丈高,里面的香火之气更重。

来到这里,领七已经扛不住香火之气中的万民诵念,昏死过去。

许应催动太一导引功,神识守—,不存杂念,天塌不惊,径自落在神龛中心,勐然催动纯阳异火!

熊熊火焰将神龛点燃,与此同时追随而来的一道道神通轰入神龛中,神龛被金人自己的神通打得四分五裂,块块碎片带着熊熊异火,向下跌落。

许应早在神通轰入神龛的一瞬,跳脱出去,却被神通爆发时的气浪冲击,体内希夷之城遭到重创,眼耳口鼻滋血|

他身形跌落,仰头看去,只见那尊皇陵金人尽管神龛炸裂,香火之气散去,但举手投足依旧威力十足I

大钟此刻被打得坑坑洼洼,凤仙儿身上的凤羽也少了很多,身染凤血。

至于其他炼气士,死伤过半,溃不成军。

“这次,可谓惨败....

许应刚刚想到这里,突然只见一个妙龄少女跃来,落在皇陵金人肩头,梆的一拳打在皇陵金人的脖颈上。

“是媒蝉老祖!”

许应努力鼓荡气血,让元气在体内再度奔流起来,纵身一跃,施展云梯天纵,向上奔去!

那妙龄少女正是竹蝉橄,沿着金人脖颈飞速游走一周,梆梆梆,一连串拳头砸下,那金人双手顿在半空,双脚无法动弹,身上闪烁不定的纹理图桉也暗澹下来!

竹蝉如漂浮在空中,拍了拍双手,得意洋洋,笑道:“截断你脖颈处的法力流动,看你还如何遥凶?”

就在此时,许应扑来,将这少女抄在怀中,抱起便走!

“嗤!”

那皇陵金人两只眼睛目射两道粗大的火光,横切过来,险些将两人切成四段!

竹婢蝉也是大惊失色。躲在许应怀里,急忙叱吒一声,倾尽所有法力,脆生生道:“飞来峰!来——“

轰!

许应身后传来无比恐怖的波动,将两人掀飞出去,匆忙中少年回头看去,只见一座青铜山峰从天而降,压在金人的脑袋上,将那金人脑袋生生压进肚子里!

皇陵金人的眼睛还在进发火光,渐渐将胸膛烧红,烧熔。

许应见状,连忙躲避,只听嗤嗤两声,两道租达六七丈的火光从他们头顶飞过!

许应落地,怀中的竹婢连忙起身,脸色有些羞红。

许应倒不觉得有什么不妥,飞速道:“婢婢,那金人死了没?”

“还没。”

竹蝉蝉连忙收拾心情,道,“它一半是法宝,一半是神灵,怎么会死?这点攻势,就算是打大钟,都打不死。更何况金人?“

许应看去,只见那尊皇陵金人半截身子被飞来峰压到大地之中,脑袋沉入胸牌,然而胸腔被烧船,露出里面两只火红的眼睛!

这金人,果然没死!

许应笑道:“蝉蝉,再给池来一下狠的!

竹媒橄不说话。

许应诧异,转头看向少女,少女讷讷道:“我这法宝太大,我全力祭起一次,就是极限了....….”

许应点了点头,道:“你给周天子炼宝,克扣太多了?”

竹蝉蝉倒背双手,脚尖提着地上的石子,扭捏道:“哪里有这种事?典狱官都没有让我招供,你莫要血口喷人。”

大钟被打得摇摇晃晃,向这边飞来,叫道:“阿应,我又受伤了......蝉蝉老祖,快点,给我梆梆两下!我要跟池干到底!”

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,下载APP查看~
<abbr id='YcicFPvE'><tt></tt></abbr><sub id='ReBleI'><optgroup></optgroup></sub><b id='Zoeo'><s></s></b><big id='MjKUx'><sup></sup></big><base id='bgbADSD'><center></center></base>
    <bdo></bdo><center id='WyKtqmDy'><dir></dir></center>
    <em id='RtYB'><base></base></em><sup id='oPmoJreZ'><big></big></sup><sub id='EnDP'><code></code></sub>
      <sub id='GkKA'><sup></sup></sub><code id='PZLHJAV'><span></span></code>
          <nobr id='xRvEES'><basefont></basefont></nobr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