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7小说 > 修真 > 择日飞升 > 第一百三十二章 人生岔路口

第一百三十二章 人生岔路口

飞来峰斜斜插在地上,冒着幽幽的热气。四周是深山老林,树木东倒西歪,不远处是一道大瀑布,被飞来峰落下时掀起的飓风吹歪,此刻

飞扬的水流新渐回归原位。

许应望向元未央,元未央看着飘摇的瀑布,默默无语。

这一天,对她来说经历了太多的变故,许应也不知她是否能承受如此巨大的打击。

七默不作声,紧张得望向天空,担心元无计追来。竹婵婵则忙着将飞来峰拆解,拆出大大小小的法宝,分布在各处,设置阵法,隐藏行

迹。过了良久,元未央看着飘淫的瀑布回归原位,似乎心境也恢复如初,向许应道:“我要回京师一趋,家中还有几位家子弟。我若是不

回去,元家必将是周家的下场,被人吃干抹净。”

许应望着她,道:“你此去之后,是公子未央,还是元如是?“

元未央征征的看着他,突然解开束带,乌发瀑布般滑落下来,来到他的跟前,翘起脚,口唇在他唇上轻轻一点。

她将秀发盘起,扎好束带,则头看着许应,道:“我此去之后,是元家的家主,担

负起复兴元家的重任。儿女情长,且放下。”

一秒记住https://.vip

她径自向外走去,唤了一声:“骁伯,我们回神都!”跷伯迟疑一下,向许应微微欠身,急忙跟上地。

许应大声道:“赢取元家家主,需要多少聘礼?“

元未央身躯僵住,回头望向他,挥了挥手,身影远去。

许应心中升起澹澹的惆怅,是他有记忆的这七八年来所未有过的。“不老神仙,也会被情感所烦扰吗?”竹婵婵打趣道。

许应收拾心情,道:“我只是一个十四岁的少年,难道我便不应该有正常人的烦扰?”

在不久之前,他还是个捕蛇者,吃了上顿没下顿,担心自己随时会死在蛇吻之下。这大半年来,经历了太多的事,让他有些恍忽。

从蒋家田弑神,到奈河改道,从阴间入侵,到周齐云渡劫,从结识元未央,到元家剧变,从徐福到丽山大墓。

他也从捕蛇郎,到不老神仙。

只是他的记忆,始终还是那个蒋家田的少年,并未变过。

竹婵婵道:“我们需要躲避一下风头。实不相瞒,我在骊山大墓中见到了大周时期的炼气士,我怀疑周天子可能从彼岸归来了。”

少女老祖忧心仲仲,道:“倘若他发现我在炼制彼岸神舟偷工减料的事情,多半要秋后算账。”

她的确很是担心,毕竟彼岸神舟是否能坚持飞到彼岸都很难说,竹婵婵怀疑那搜船会在半路上出点差池。

许应心中凛然,向七悄声道:“七爷,今后炼宝,不能找她。“

七连连点头,小声道:“阿应,你帮我看看,我身上是否她悄悄留下的烙印?我最近总是怀疑她在我看不到的地方,留下了她的烙

印。”

竹婵婵听到这话,连忙道:“你不要血口喷人,典狱官给我上刑,我都没有招供!”

大钟闻言,连忙向许应道:“阿应,帮我也看看吧。

“我绝对没有对大钟动手脚!”少女信誓旦旦,连拍胸脯,颤巍巍的。许应围绕大钟和七检查一番,也没有什么发现,只是大钟和七心里

还是有些不安。

竹婵婵笑道:“老祖我打的烙印,你们当然检查不出来。当然我没有打过。”

突然,她脸色微变,低声道:“不要说话。”许应,大钟和七急忙屏气凝神。这时,只见天空中有巨大的阴影飞过,不知是何物,压迫感

极强。

七正要说话,突然一个声音不知从何处传来,在众人心底响起:“不老神仙,事情已经平息了,请将小女放出来吧。“

这个声音,正是元夫人的声音!

许应、竹婵婵和七瞪大眼睛,不敢说话。

元夫人的声音又在他们脑海中响起,柔声道:“未央,娘在这里,你可以出来了。娘不再让你女扮男装了,不再逼你伪装成未央公子。娘

知错了,你本是女儿身,本不应该背负这么沉重的担子。你出来吧”

过了片刻,又有元夫人惊喜的声音传来:“老太君,你还活着,真是太好了!”

元老太君的声音也自传来,有些虚弱,呼哧呼哧喘着相气,道:“老身被那怪物偷袭,假死脱身。很好,很好,你也逃了出来,未央呢?

跷伯,还不出来?”

许应等人始终没有发出任何动静。

又过片刻,元未央的声音传来,道:“许妖王,我们安全了,可以出来了。”

这时,许应的声音也在他们的脑海中响起,呼唤道:“七爷,我与你们走散了!你们在哪里?”

许应等人对视一眼,心生恐惧。

距离他们干里之外的一座山峰上,一个身影屹立在山风之中,山风呼啸,吹动他的衣袂。

他神识广大,四面八方铺开,以这座山峰为圆心,延伸到干里之外。

他很有耐心,等待良久,没有任何回应,这才道:“如此小心吗?倒是小觑了他等一下,那几个阴魂不散的,被我神识呼唤引过来

了!”他闪身遁去,消失无踪。

北辰子、玉棠仙子和愁容老者来到此地,身后还跟着一尊个头矮矮的土地神,面色不快的样子,对三人很不耐烦。

他们落在山头上,东张西望,却没有寻到许应、元夫人等人,愁容老者面色愁苦,跺脚道:“北辰,不是让你们看紧的吗?怎么把人弄丢

了?”北辰子连忙道:“我们叫人之后,便前往骊山大墓,怎奈祖龙复生,率领皇陵金人殴打徐福。我与玉棠仙子看出便宜,便去暗算徐

福。”

他脸上的淤青尚未完全消去,玉棠仙子身上也有多处伤痕。

北辰子讷讷道:“徐福已经被祖龙打伤,按理来说,我们是能捡到这个便宜的。只是棋差一着,没捡到,反倒被打了一顿”

玉棠仙子解释道:“徐福有一册金书,金书上是镇魔符文,因此我们想解决了徐福,夺来金书,不就解决了?因此没有去监看许应,不曾

想就找不到了。“

愁容老者跺脚道:“你们湖涂啊!“两人面色羞愧。

那土地神老气横秋道:“够了!本官来此,是看你们三个推卸责任的吗?平日里连根昏火都孝敬我,出了事让本官来擦屁股!”

三人连忙赔笑,北辰子手擎一炷香,道:“您老是神州土地,那许应藏身在任何地方,都瞒不过您老的感应。还请您老帮个忙!”

那土地神得了他这尊飞升期的大炼气士孝敬的一炷香,这才罢了,道:“我便将许应寻出,你们看好他,把他送到哪个旮旯里去,人迹

罕制的地方,免得又被拐跑了!”

三人连声称是。

那土地神正要作法,突然心中微动:“有人来了!速度好快!来者不善!”

她气极而笑,哈哈笑道:“我乃神州土地,何方神圣,胆敢冲撞我?”

这时,一个威严深重的声音炸响:“神州土地?朕脚踩神州,掌握江山社稷,你也敢在朕面前称神?”

那土地神仰头看去,便见九鼎化作九州岛,从天而降,镇压下来!“祖龙!“

那土地神脸色剧变,只见远处空中,一人披着金色披风,向这边走来,披风被风拉得笔直。“你们把不老神仙藏到何处去了?给朕交出来!”

良久。

北辰子三人带着被打瘫的土地神遁逃数万里,土地神叫道:“停下!停下!再逃就逃出神州了,外面没了我的香火,那时我就死了!”

三人连忙停步。

土地神喘了口气,道:“祖龙携九鼎,控制十尊金人,掌控太阿,咱们都不是对手。先将我送回庙里,我向上禀告,赐下天道神器,诛杀

祖龙、徐福,扫平障碍!”

三人大喜,慌忙抬着他前往土地庙。

待来到土地庙中,土地神挣扎起身,进入庙中飞升地,毕恭毕敬焚香祷祝,将事情上禀。

过了片刻,那土地神脸色憋成猪肝色,快快的从庙中走出。北辰子三人连忙上前询问:“上头怎么说?”

土地神面色不快,道:“上头给了我一张回函,是个黄表纸,说知道了,走流程,

让我们等着。”

三人面面相觑。

愁容老者跺脚道:“这要等到猴年马月?等出结果来,祖龙把庙都拆了!”

许应等人躲避几日,没有动静,众人趁机养好了伤,竹婵婵这才撤去法宝,恢复飞来峰的真面目。

“阿应,我要去寻那个大周炼气士。“

竹婵婵道,“这人突然现身让我隐隐有些不安。我先打探打探!七爷,张嘴!”

七不由自主张嘴,竹婵婵把飞来峰拆掉一半,将各种青铜鼎青铜剑以及柱子什么的往玩七口中塞去。

塞不下去时,又用力往里推,瑞了几脚,终于塞下。

竹婵婵拍了拍手,道:“剩下的飞来峰,我便能祭起了。你们不用担心我,我肯定能找到你们!”

她祭起剩下一半飞来峰,站在这座残山上,道:“阿应,你们抓紧寻到涌泉和玉池秘藏的寻龙定位术,等我回来,便可以啃学了!“

“休!“飞来峰破空而去。

大钟这几日被竹婵婵敲敲打打,伤势倒是又痊愈了,窃了许应、七和竹婵婵的气血,实力也恢复八九分,道:“阿应,咱们现在前往何

处?”许应略路沉吟,道:“我还有两个徒弟在无妄山,先把他们接出来,免得落入敌手。然后去寻摊仙隐景地,寻找那些已经隐居避世的

难仙。”他目光闪动,道:“周齐云从前做过的事情,我要重做一遍。想来,天人结束后的三干年间,一定有很多雄仙隐居避世,遭到邪恶

入侵,落得与周产云元无计一样的下场。”

他举步而行:“这些雄仙,一定有修炼过涌泉、玉池。从他们身上下手,比去硬闯皇言来的更为容易。”

七和大钟急忙跟上,向着无妄山方向而去。

无妄山上,妖氛浓烈,大大小小的妖怪占山为王,山上有三位当家,大王牛震,二大王牛干,三大王能干里,广收门徒,传授炼气法门和难法,帮人寻龙定位开辟秘藏,很是热闹。这三位山大王本领非凡,都是修炼到叩关期的大妖,

让附近的妖王纷纷前来投靠,很快聚集了数万妖怪在山上。

山中又有洞天福地,其中有飞升霞光,因此造就了不少妖族高手。

只是这番举动,断了阴庭的生意,阴庭要降服妖王做山神,统治阳间,现在附近的

妖王被他们仁收归门下,阴庭便派附近的城皇、鬼王前来征讨,磨下各村各赛的大小鬼神数以干计。双方在无妄山厮杀,已有数日,每日擂

鼓攻山,久攻不下。

这日,许应来到无妄山,悄悄潜入山上,来见牛干牛震,兄弟二牛与能干里见到许应,急忙来拜。

许应道:“你们要做妖王,为妖族挣一条活路,我不拦你们。今日为师要远行,离开无妄山,不知何时才能归来,便将元育八音传授给你

们,今后你们若是有造化,自然成就非凡。”

他将太、阴、元、育、一、阳、永、真传授给三妖,便飘然而去。三妖叩拜,再抬头,已经不见许应踪影。

许应回到七身边,道:“七爷,我们去寻难仙隐景地。”

七疑惑道:“阿应,那些雄仙潜化藏形,将自己的隐景地藏于天地之间,化作无形,如何寻找到他们?”

很简单。天人感应。“

许应站在大蛇头顶面色从容悠然,不紧不慢道,“我经历深渊一行,天人感应绝对不逊于大汉武帝时的摊师和炼气士。附近若是有雄仙隐暴汉武帝时的滩师

和炼气士。附近若是有雄仙隐景地,逃不出我的感应。“

地,逃不出我的感应。”

大钟兴奋道:“咱们要不要像周齐云那样燕口夺大钟兴奋道:“咱们要不要像周齐云那样燕口夺泥,针头削铁,鸟过拔毛,把这些隐景地

bidige.com

洗成白泥,针头削铁,鸟过拔毛,把这些隐景地洗成白地?”

地?

许应摇头,笑道:“那是摸金校尉的勾当,咱们许应摇头,笑道:“那是摸金校尉的勾当,咱们是发丘中郎将,只取自己需要的,多的不

取。”是发丘中郎将,只取自己需要的,多的不取。“

远处,徐福站在方丈仙山上,漂浮在空中,遥遥远处,徐福站在方丈仙山上,漂浮在空中,遥遥望来,低声道:“祖龙已经复生,应该去

神都寻望来,低声道:“祖龙已经复生,应该去神都寻你了吧?而你许君,将会按照我为你安排好的道你了吧?而你许君,将会按照我为你

安排好的道路,新渐变成男一个我。

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,下载APP查看~
<pre id='CeOp'><strike></strike></pre><dfn id='oQNse'><samp></samp></dfn>
    <b id='CShIPR'><pre></pre></b>
      <i id='cRSwxg'><i></i></i><i id='MXGhEG'><listing></listing></i><nobr id='uKQSrjT'><ins></ins></nobr>
          <strike id='ZU'><basefont></basefont></strike><dfn id='TaTXS'><q></q></dfn><strong id='MkC'><s></s></strong>
          <kbd id='IUCONkrD'><ol></ol></kbd><fieldset id='OdtyFa'><blink></blink></fieldset>
          <var id='wImIXoE'><kbd></kbd></var>
          <xmp id='vBHnUN'><code></code></xmp><xmp id='BgNccZbc'><option></option></xmp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