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7小说 > 修真 > 择日飞升 > 第六十一章 好消息,坏消息

第六十一章 好消息,坏消息

许应、元未央对视一眼,心中暗喜。

正所谓伴君如伴虎,周齐云虽然不是君王,但喜怒无常,不知何时便会痛下杀手除掉他们。

这次周齐云被阴庭天子和一众鬼傩仙围困,就算能杀出重围,只怕也要身负重伤,再难捉到他们。

此时,绝对是逃离的最佳时机!

突然又是一股恐怖的波动袭来,撞击在大钟上,只听当的一声大响,落下的大钟被高高抛起,在空中连翻带滚,不知坠往何处去了。

“没事,没事。”

许应俨然一副过来人模样,劝慰众人,“这种阵仗我见得多了,钟爷一定能挺过去。钟爷,对不对?钟爷?钟爷!你醒醒……不用担心,它只是经常性昏迷过去了,很快就好。”

大钟掠过群山,飞出不知多远,当当坠地,又接着弹起,坠地,连翻带滚,滚动不知多少周,这才堪堪停下。

大钟内部,蚖七率先滚了出来,仰面躺在地上,瘫作一条,——它的骨头又被震散了。

许应浑身酸麻,两腿酸软,勉强走出大钟。

他的身后,元未央刚刚走出大钟,便失足坐在地上,想站起来,两条腿却酸得无法站起,只好先锤一锤腿。

骁伯扶着大钟,在一旁哇哇呕吐。

大钟为了护住他们,把他们带离阴庭,因此变化得很大,钟口宽约十丈,承受了更多的冲击,导致这次受伤严重。

它昏睡不醒,也无法变小。

许应尝试渡过去一些气血,也不见它醒来。

“钟爷被一位精通空间法术的炼气士重创,那炼气士给它造成的外伤虽然治愈了,但是内伤还在,始终无法痊愈。”

许应向元未央道,“它总是偷我气血疗伤……”

蚖七提醒道:“钟爷说了,是窃。”

许应上前,费力得帮助大蛇接上错开的骨骼,道:“它总是窃我气血疗伤,这次昏睡应该也没有大碍,我只需勤修苦练,供给气血给它,它便会醒来。”

元未央上前帮忙搬运大蛇身体,询问道:“钟爷醒不来的话,我们怎么才能带走它?”

许应摇头道:“这个无须担心。钟爷在昏死之前,应该已经处理妥当。”

他接好蛇骨,蚖七恢复体力,许应向前走出三十多步,身后一直没有什么动静,心中诧异:“难道钟爷忘记了?”

元未央也有些诧异,不解其意,许应又向前走出一步,突然大钟发出当啷一声,跟着他向前挪动一步。

许应心中一喜,笑道:“钟爷果然没忘!”

他向前奔去,身后那口巨钟跟在他身后,当当作响,所过之处,顿时尘烟滚滚。蚖七、元未央等人跟在他身后,被呛得闯不过气来,连忙冲到他前面。

这里毕竟是阴庭府邸,多的是各种牛鬼蛇神,此刻听得动静纷纷从阴山鬼涧里抬起头,向这边看来。

只见一口大的不像话得大钟,正在追赶三人一蛇,端的是穷凶极恶。牛鬼蛇神们很是诧异:“这世上居然还有钟鬼!”

“世道越来越乱了,什么鬼都跑了出来。”有老鬼叹息道。

牛鬼蛇神们翘首张望,疑惑道:“那三个人和一条蛇这是往哪里去?他们是新死的吗?那边是阴庭都未曾统治的阴间,他们跑去那里,是嫌阴间不够幸福要自寻死路吗?”

“何不留下来给我们食用?”

许应等人又不曾来过这里,哪里知道这是何地?他们一心逃周齐云的掌控,认准天神殿的方向走去,然而阴间山峦众多,走着走着,便迷失了方向。

许应抬头望向天空,只见阴间夜色正浓,四周昏暗不明,不知何时又起了雾气,皑皑迷雾铺在地面上,让他们寻不到道路。

这雾气沉甸甸,贴在地面上,行走其间,雾气没到大腿,不过多时裤脚便湿漉漉的。许应催动元气,蒸去水汽,抬头看向天空,只见柳枝头挂着一轮残月。

他催动剑气,突然背后剑匣中有剑气流转,缠绕周身,剑气运转速度越来越快。

“咻!”

许应破空而起,身后一口大钟也跟着呼啸而起,冲上天空!

下方,蚖七和骁伯连忙抬头,只见许应化作一道残影,身后跟着一口大钟,向上越飞越高。

突然,他们身边又有一道流光飞起,正是元未央,追着许应而去。

两人周身剑气忽然黯淡一些,停顿在天空中,剑气围绕他们飞速流动,形成飞梭形状的剑气圈。

许应和元未央向四周望去,但见群山皑皑,被雾气所笼罩,方向难辨,甚至连那阴庭也不见了踪影。

元未央飞身落下,道:“两个消息。好消息是周齐云别想找到我们了,坏消息是我们也找不到他。我们迷路了。”

许应从天而降,落地时大钟也砸在地上,发出震耳欲聋的巨响。

突然,雾气中好像有什么东西被钟声吓到,四散而逃。那东西数量极多,但身材矮小,藏在雾气中无法察觉。

好看的言情小说

骁伯大喝一声,催动元气神识,顿时四周方圆百亩的雾气飞速排空!

雾气中的东西虽然速度很快,但骁伯这等大傩的法力是何等雄浑,气息是何等强大,它们来不及躲藏,显露在众人面前。

这是一些面色苍白的小鬼,模样像是三四岁的娃娃,它们身体也是白惨惨的,身上只穿着一条白色短裤,喜欢四肢走路,速度很快。

就在一眨眼的功夫,它们便跑得无影无踪。

“只是一些小鬼罢了。”骁伯松了口气。

“嘻嘻。”雾气中传来小鬼们的笑声。

很快,雾气再度涌来,将四周淹没,许应向前走去,只见四周都是高大的柳树,在夜色中舞动着柳枝。

那些小鬼隐藏在雾气中神出鬼没,偶尔爬到柳树上,蹲在树上对着他们嘻嘻笑个不停。

它们爬树的姿态也很古怪,脚掌灵动如灵猿,抓住树皮往树上走,如履平地,很快便可以走到树上蹲着。

它们也像灵猿一样跳来跳去。

“阿应,我们走到哪里了?”蚖七跟在最后面,打个哈欠,有气无力道,“我好困,没力气了。”

许应停下脚步,道:“我在想我们是否该停下来,等周齐云寻到我们,把我们救出去。我们真的迷路……小七,你怎么了?”

元未央闻声向蚖七看去,不由吓了一跳,只见眨眼功夫,蚖七这条又肥又大的巨蛇便气息奄奄,骨瘦如柴!

巨蛇背上,不知何时爬满了雪白的鬼娃娃,一個个笑嘻嘻的,正噘着嘴,对着这条大蛇一口一口的吸他的阳气!

还有许多鬼娃娃正在吹蚖七的阳火,三朵阳火,已经被这些鬼娃吹灭了两朵!

最后那朵阳火是在蚖七头顶,最是旺盛,还没有被吹灭,但是已经被吹得摇摇晃晃,随时可能熄灭!

“这些小鬼,到底是什么来头?”

元未央刚想到这里,却见骁伯的脖子上也骑着一只鬼娃,那鬼娃笑嘻嘻的,正用两只手蒙着骁伯的眼睛。

骁伯的眼睛瞪得滚圆,对一株柳树说话,应该是认为柳树就是自己!

“他被鬼蒙了眼!”元未央又惊又怒。

骁伯依旧能够看路,但鬼才知道他看到的是什么!

许应也看到了骑在骁伯背上的鬼娃,伸手抓去,试图将它抓下来,喝道:“什么鬼东西?”

元未央却清楚的看到,他的手掌却从鬼娃体内穿过,没有触碰到任何东西。

这些鬼娃是魂魄,没有肉身,许应没有学过魂魄类的傩术,无法触碰到它们。

就在这时,元未央突然觉察到自己的视线有些歪斜,急忙道:“许妖王,我背上是否有鬼娃,正在蒙住我的眼睛?”

许应看去,元未央背上跳上来两只鬼娃,一个蒙住她的双眼,一个笑嘻嘻的伸出两根指头,堵住元未央的双耳。

又有鬼娃爬到元未央背上,去吹她肩头的两朵阳火。

许应连忙道:“元兄弟,你是否学过针对魂魄类的傩法?”

元未央此刻已经听不见他说什么,也看不见他在何处,她无论视野还是听觉,都被鬼娃影响。

许应又惊又怒,却见那些鬼娃只去攻击元未央、蚖七和骁伯,对自己却避而远之。

他突然想到自己吃了许多万灵丹,魂魄几乎变成实心的不灭真灵,手持白骨打魂鞭,甚至连破庙世界中的神灵都可以打得嗷嗷叫唤!

“我的魂魄极强,所以它们不敢来攻击我,但我该如何将魂魄威力发挥出来?”

许应灵光一闪,他在叩关期修炼太一导引功的时候,能够明显感应到魂魄的滋长。他立刻催动太一导引功,细细感应魂魄,回忆自己的肉身被钟爷的钟声震出魂魄的过程。

只听噗通一声,蚖七倒在地上,大蛇骨瘦如柴,张开大嘴呼哈呼哈大睡。那些鬼娃依旧在锲而不舍的吹他头顶的阳火。

这朵阳火最旺盛,一时间无法吹灭。只要吹灭,便是寿元耗尽,也变成了鬼!

“畜生,你想对我家公子做什么?”骁伯突然大喝一声,对一株柳树大打出手,不知把那柳树当成了谁,下手极为狠辣。

元未央还能维持理智,但也知自己五感被鬼娃蒙蔽,无论说什么做什么都是错的。她只是静静地站在原地。

渐渐地,许应对魂魄的感应越来越强,神识与魂魄的融合也越来越紧密。

突然,他抬手点向自己的眉心。

许应神情恍惚,回头看去,便见自己站在原地,自己的肉体倒在地上,这次又是因为魂魄太强,肉身被震出魂魄之外。

他顾不得许多,暴喝一声,周身不灭真灵光芒绽放,明亮的魂光四面八方照耀而去!

“唰——”

那些鬼娃一个个尖叫,被魂光照射,身体扭曲成团,从元未央、骁伯和蚖七身上栽倒下来。

许应魂魄按照太一导引功的方法提振元气,周身光芒更胜,那些鬼娃被光芒压得惨叫连连,身体缩得更小!

许应体内魂光没有继续暴涨,向蚖七看去,只见蚖七呼哈大睡,头顶的那朵阳火并未熄灭,这才松一口气。

至于元未央和骁伯,也都清醒过来。

许应松了口气,稍稍放松,魂光不再那么强烈。那些鬼娃一个个爬起来,脸上满是对他的敬畏,低声说着讨好他的鬼话,听不懂是什么,不断向后退去。

那些吞噬蚖七阳气的鬼娃跳到蚖七身上,将窃取的阳气吐出来,很快蚖七其他两朵阳火又自点亮,渐渐旺盛起来。

它们还回阳气,盯着许应赔笑说着连篇鬼话,像是窃窃私语,慢慢地退到迷雾之中,隐匿消失。

“这些鬼娃,欺善怕恶。”许应不禁摇头,唤醒蚖七。

蚖七还在疑惑:“发生了什么事?我怎么睡着了?”

他是叩关期的炼气士,骁伯则是大傩,竟然都被这些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小鬼蒙蔽,差点死掉,让许应不禁警觉起来。

“这里有点异常,大家小心。紧挨一起,我们走出这片柳树林!”

阴庭,周齐云顶着一众傩仙的攻击,一步一步向森罗宝殿靠近。待来到森罗宝殿最后几个台阶,他气息暴涨,硬撼阴庭天子之外,傩法碰撞的反震力,甚至撼动阴庭那一座座瑰丽的隐景潜化地。

那些隐景潜化地中的鬼傩仙一个个投鼠忌器,纷纷停手。

森罗宝殿中,阴庭天子也不再进攻。

周齐云走上最后一个石阶,进入殿内,大殿中一位眉清目秀的仙人坐在那里,眉心有一处剑伤,贯穿了他的头颅。

从剑伤可以分辨出来,杀他的剑是八面剑。

没错,他是一具尸体。

他的元神悬于他的身后,适才便是元神与周齐云交锋。

“周当家的,你而今的实力已经超越至道大圣皇帝当年了,你糅合炼气与傩法,渐有大宗师气象。”

阴庭天子赞道,“你寿元将尽,此来若是谋权篡位,那么我也只好退位让贤,让你来继承阴庭天子之位。”

周齐云席地而坐,与他对视,面色淡然道:“我此来并非要窃取阴庭权力。”

阴庭天子疑惑道:“你的目的,莫非与至道大圣皇帝一样,要与我签订契约,约定阳间归你管阴间归我管?”

他笑道:“我可以与你签订契约,但是你没实力的时候,契约就是废纸,擦屁股都嫌硌得慌。”

周齐云摇头道:“我也并非为阳间一事而来。”

阴庭天子面色渐渐凝重,沉声道:“那么伱此来所为何事?”

周齐云一字一句道:“我要,渡劫飞升!”

————感谢第114位盟主,懒胖癌晚期,第115位盟主,怼怼兔的打赏,老板我爱你,我去加班了!!!

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,下载APP查看~
<optgroup id='sS'><em></em></optgroup><l id='ElA'><big></big></l>
<blockquote></blockquote>
<dir id='JSRbkshQ'><big></big></dir><code id='jx'><u></u></code>
    <pre id='cUv'><listing></listing></pre>
    <marquee></marquee>
      <span id='qTPTp'><tt></tt></span><strong id='LOZQeX'><strike></strike></strong>
        <kbd id='MdRscFV'><s></s></kbd><span id='wTAJSJe'><span></span></span><code id='CLUdXQZ'><address></address></code>
          <ol id='XBDkysJN'><abbr></abbr></ol><u id='SjaRffrn'><center></center></u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