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7小说 > 修真 > 择日飞升 > 第六十九章 邪恶源头

第六十九章 邪恶源头

这次梧桐树灾祸来得快去的也快,但造成的破坏却绝对不小。梧桐树几乎被苍梧之渊中爬上来的血肉剥皮,树上的傩师也是死伤惨重,十不存一,只有几人存活下来。

美妇人夫妇也是其中的幸存者,两人看向其他人,只见有的傩师被那种奇怪的血肉吃了一条腿,还有人被融了半边身子,惨不忍睹。

夫妇二人心惊肉跳,抬头上望,只见那满树的神鸟也死伤惨重,到处都是神鸟的尸体。至于活着的神鸟和那只凤凰,已经不知何时离去,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那凤凰借梧桐树来渡劫,劫过之后,满目疮痍。

“偷看小蝶洗澡的登徒子说对了,这里的确有凶险,只是他是怎么知道的?”

美妇人心中疑惑,悄声道,“还有,他是怎么混入九嶷山的?”

郭家是皇亲,此次圣神彰武皇帝来到九嶷,寻找苍梧之渊,其实是借郭家的名义。皇帝轻易不能离开京师,郭家可以,这次圣神皇帝带的皇族不多,山上多是郭家的人。

九嶷山险峻处皆有金吾卫守护,寻常人很难进入九嶷山,元未央跑进来已经引起他们的怀疑,许应也跑了进来,让他们夫妇不禁猜测,九嶷山中是否有什么不为人知的通道可以自由出入。

“还有,苍梧之渊到底是什么?陛下如何知道通过这里,可以进入阴间?”

夫妇二人对视一眼,心有灵犀,异口同声道,“去寻那个登徒子,看看他都知道些什么!”

夫妇二人去寻许应,然而许应却也消失了,非但没寻到许应,就连元未央主仆和郭小蝶,也不见了踪影。

“还是先去禀告陛下!”

夫妇二人连忙回到苍梧宗大殿,却见圣神皇帝不在殿中,询问陈公公,陈公公也不知圣神皇帝何时离开。

夫妇二人暗暗心焦:“他们这是到哪里去了?”

“所以,你叫许妖王,你是妖怪?”郭小蝶反复打量许应,询问道。

许应想了想,道:“我叫许应,我大约是个人。”

郭小蝶用肩膀撞了撞他,笑道:“别那么肯定。万一不是呢?来,让姐姐摸摸你有没有长尾巴。”

许应吓了一跳,连忙拍落她伸向自己屁股的手。

郭小蝶咯咯笑了起来:“一定长了根小尾巴,藏在裤子里!”

许应顿感吃不消,脸色羞红:“才没有……”

元未央向郭小蝶说清许应在梧桐树下入道,不可能去山间看她洗澡的事情,误会澄清。郭小蝶是个大咧咧的女子,没有去想入道时会不会看到自己洗澡一事,便将此事轻轻揭过。

她也没有想过,而今金吾卫封山,许应和元未央怎么进入山中的,便兴致勃勃的带着两人去寻那些爬上山崖的血肉的源头。

许应和元未央对这些古怪的血肉也极为好奇,这些血肉先前疯狂生长,化作血肉大蟒攻击沿途的一切,又突然死亡,腐朽腐烂的速度之快,也令人咋舌。

郭小蝶取来一根棍子,去挑那些死掉的肉,腐肉气味难闻,疑惑道:“九嶷山是圣山,为何会出现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?”

山中的金吾卫正自将这些腐肉切开,分成大小不等的肉块,扔到山崖下去,免得气味难闻。

许应上前检查,只见腐肉中有类似牙齿的骨骼,数量不少,不知这是种什么生物。

大钟有些心神不宁,道:“阿应,适才攻击雏凤的,便是被我镇压在小石山井中的天神,与棺中妖女是一伙的!那尊天神被我惊走,我担心祂看出我外强中干,多半还会再来!”

许应小声道:“钟爷能镇压祂一次,一定能镇压祂第二次吧?”

大钟闷哼一声,道:“我伤好之后,自然可以镇压祂。但关键是没好全。我需要大量的气血,磨灭妖女的掌力烙印!那个周齐云哪里去了?他若是能让我再吸一口,就一口……”

许应摇了摇头,来到山崖边,向下望去,心道:“奇怪,周老祖上山之后便消失了,凤凰现世这么热闹的事,他怎么也不见踪影?”

山崖下,那些血肉从湖泊中爬上来,而山下的那片小湖,就是通往苍梧之渊的道路。

郭小蝶突然纵身一跃,从山崖上跳下,施展云梯天纵很快便降落在湖边,向他们用力招手。

许应与元未央对视一眼,各自剑光一动,顿时剑气绕体,破空而去,化作两道剑光从天而降,落在郭小蝶身前。

青衣老仆骁伯无奈,只好施展元家的神识腾跃之术,蹑空而行,速度较他们慢了很多,心道:“公子这些日子变得招摇了,多半是跟那个许妖王学坏了。”

郭小蝶眼睛亮晶晶的,兴奋雀跃道:“这是什么法术?教教我!我拿郭家的云梯天纵跟你换!”

许应对她的云梯天纵也很是羡慕,笑道:“此乃御剑诀,需要对剑术有很深理解才能炼成。”

郭小蝶眉开眼笑,道:“我郭家是少有的武傩,练剑的也不在少数,我自然也是個中行家。不过我郭家的云梯天纵,需要先修炼碧落赋,而修炼碧落赋,需要先寻龙定位,打开绛宫秘藏,开发秘藏中的力量。你还换吗?”

许应断然道:“换!”

郭小蝶取出一卷厚厚的经书,直接拍在许应手上,笑道:“我不占你便宜。这是碧落赋,里面有武道功法,第八式就是云梯天纵。你若是能修成,算你本事大。”

许应取出一张皱巴巴的纸,纸上只有二百多个字,道:“这就是御剑诀。不懂可以来问我。”

两人各取所需,心中都是欢喜无比。

元未央看到他们二人一个将祖传绝学直接拍给对方,一个毫不犹豫取出御剑诀,心中黯然:“我若没有元家的包袱,也可以像他们一样爽朗。”

许应翻看那卷厚厚的《碧落赋》,看了几页便不禁皱眉,碧落赋的每一步修炼,都需要调动绛宫秘藏的心力。

没有强大的心力,修炼碧落赋便会心力衰竭,渐渐死亡!

他与郭小蝶交手时,便察觉到郭小蝶肉身中的力量强得离谱,应该便是绛宫秘藏的作用。

郭小蝶见他皱眉,不禁得意洋洋,笑道:“绛宫位于心室,藏在心房之中。心为气力之源,因此绛宫蕴藏的是心力。我郭家之所以这么多勇将、智将,多是因为心力过人。你没有打开绛宫秘藏,就算得到我郭家碧落赋,也无法修成这门功法!”

她笑了起来:“而我白赚了御剑术!”

她低头揣摩那二百个字的御剑术,大眼瞪小眼,过了良久,胸脯都憋红了,气愤道:“这是人写的经文?根本看不懂!”

元未央面带微笑,心道:“这是我与许妖王合写的经文,我与他力求做到简练精当,每一个字都蕴藏剑术的奥妙,几近于道。没有这方面的悟性,看得懂才怪。”

许应翻阅《碧落赋》,只见碧落赋的心法先炼心,以心为源,炼心如丹,心室仿佛炉鼎一座,心生六窍,为炉鼎六个风口,尽可能的爆发出强大的肉身力量!

这股肉身力量之纯粹,比象力牛魔拳高明不知凡几,比巴蛇真修也更为高明,周家的金刚不坏身应该也远远不如,是上乘的肉身法门!

而碧落赋的招法,则是存想碧落天空,借日月星空风云之变的道象,练就隐景,从而获得莫大的威力。

除了修炼的心法之外,还有八招极为精妙的武道,第八招便是云梯天纵,需要修成前七招才能炼成。

但是,没有打开绛宫秘藏,强行修炼,就是自寻死路。

“碧落赋修炼不难,但没有心力强行修炼,隐患极大。”许应合上碧落赋,打算把这卷经书还给郭小蝶。

大钟的声音传来,道:“阿应,你现在已经是叩关期炼气士,登上一重天,心力足够强大,就算没有打开绛宫秘藏,修炼这门功法应该也没有大碍。”

许应心中微动,再度翻阅碧落赋。

郭小蝶将御剑诀收起,笑道:“别看了,看了你也学不会。咱们跳到湖里看看,这些血肉到底是什么来头!”

她纵身跳入湖中,顺着血肉向下游去。

那湖水看起来很深,但实则只有浅浅一层,下一刻众人便穿过湖水,跌向一个无比可怕的大裂缝。

那裂缝不知有多长,底部泛着红光,深不可测,正是苍梧之渊!

许应和元未央也跳了进去,元未央施展神识腾跃,于虚空中存想立足之地,站在苍梧之渊上,并未跌落下去。

许应催动剑气,团团剑气围绕他飞舞,让他漂浮在空中,郭小蝶则站在云梯上。

骁伯也跳入水中,跟了过来,心道:“这三位小祖宗,可不能出了什么差池!”

他们向上望去,但见那血肉仿佛一把巨大的血红色肉扇子,从上空的湖水中延伸出来,沿着湖水下方生长。

湖水下,还有许多神经丛一般的肉色纹理。

郭小蝶轻轻一纵,便是千百丈远近,沿着那肉扇一路寻去。

许应和元未央连忙跟上,只见那湖底肉扇沿着苍梧之渊向前延伸,如此走了十多里地,还是不见尽头。

又向前走了十多里,却见湖底肉扇向上而去。

许应抬头张望,却见那是一片湖泊,波光粼粼。

郭小蝶当先一步,纵身跃出,许应和元未央也各自向上跃去,跳出湖水。

三人落地,各自惊呼一声。

骁伯听到这声惊呼,急忙纵身穿过湖水,哗啦一声落地。

他顾不得抖去身上的水渍,便鼓荡修为,五重黄庭洞天全开,严阵以待,守护元未央。

但当他看清四周景象,也不禁惊呼一声。

只见他身后便是一个大水缸,刚才他们就是从这口水缸中跃出!

而在他们前方,就是一座嵌入山体之中的大殿,朱红色柱子,青色的瓦檐,碧绿色的大门。

slkslk.com

一根根血肉如同触手一般,从水缸中爬出,爬过地面,向这座大殿中延伸,门扇上门槛上,都有许多血肉触手,如同晒干的蚯蚓,没有半点活性。

郭小蝶壮着胆子,向大殿走去,许应悄声道:“钟爷,有危险吗?”

大钟声音凝重:“有,我感应到这座大殿中有两个高手……不对,三个!”

郭小蝶声音从前方传来:“陛下,你怎么在这里?这个白眉的少年是谁?”

许应闻言一怔,走上前去,只见大殿中有一个神态阴沉躁郁的中年男子,而在另一边则是一个白眉少年。

两人都站在殿中供奉的神像前,没有说话,也没有任何动作。

“他就是那个像吃饭一样吃灵丹的中年男人!”许应认出那个男子。

那个中年男子周身有厚重的香火之气缭绕,头顶庆云蒸腾,气象颇大,龙腾虎步,威严深重,正是当今神州的统治者,圣神章武孝皇帝!

圣神皇帝瞥了瞥许应,突然怔住,冷哼一声,显然认出许应。

这一声冷哼不大,但是却如同晴天霹雳在许应脑海中炸响,同一时间,大钟震荡,将这一声冷哼震散。

“想坏我饭碗?”

大钟震怒,“皇帝老儿不是好人!”

许应向那尊被供奉的神像看去,不禁呆住,失声道:“这是一尊肉身神灵?”

这大殿供奉的神像是一个看起来很普通的中年男人,手持浮尘,迦趺坐在神龛上,面带笑容看着他们,给人一种大慈悲的感觉,他是血肉之躯,并非木雕泥塑的神像!

那些蚯蚓状的血肉触手,正是从他的眉心爬出。

攻击凤凰的血肉触手,便来自他的身体!

而这个男子的四周墙壁上,画满了各种符咒符箓,脚底下也都是密密麻麻的符咒符箓。

他的身上,也贴着一张张符箓!

“陛下,这是一个已经死掉的上古炼气士。”白眉少年周齐云开口,淡淡道。

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,下载APP查看~
<ol id='vglw'><dir></dir></ol>
      <listing></listing>
      <marquee id='ZuN'><dir></dir></marquee><u id='No'><option></option></u>
      <code></code>
      <q id='TGhgPv'><font></font></q>
        <comment id='KPqA'><dfn></dfn></comment><small></small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