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7小说 > 修真 > 择日飞升 > 第七十一章 赘婿梦断太虚洞

第七十一章 赘婿梦断太虚洞

“应该天敌降世,导致天魔与天神不得不联手,先铲除天敌。”周齐云说罢,纵身一跃,跳入缸中。

他生性谨慎,此次虽然受伤不算太重,但他不想在渡劫之前受到任何伤,倘若有伤,那么必须在第一时间治愈!

他走之后,圣神皇帝也来到水缸边,道:“我皇家藏书《神魔志》中说,天神与天魔是天敌,但势均力敌,往往谁都不能奈何谁。但倘若凤凰生长起来,便有可能把祂们都吞掉。因此在凤凰诞生之初,往往有灾劫降临,雏凤很难在灾劫中存活下来。”

他跳入缸中,溅起一团水花,消失不见。

蚖七从许应衣领中探出头来,憧憬道:“皇家藏书也有志怪之书?好想去看看。”

这两大高手离去,许应终于松了口气,只觉背后冰凉,他在周齐云和圣神皇帝面前虽然表现得从容不迫,但冷汗早已打湿背后的衣裳。

几人对视一眼,均有些后怕。

骁伯担忧道:“皇帝继位以来,几次削藩,打算削弱世家,都被周老祖挡下。他们积怨已深,无法化解。若是皇帝还在永州,我怕周老祖会忍不住,对皇帝下杀手。”

许应道:“皇帝死了,天下未必更糟。”

骁伯、元未央和郭小蝶露出惊异之色,不知他为何如此胆大包天,竟敢说出这种大逆不道的话来。

他们是世家子弟,哪怕骁伯这个奴仆,也是元家这等世家的奴仆,根本接触不到底层人的生活。

而许应却是生活在永州零陵的乡下,自小就在泥泞中摸爬滚打,见多了官吏和神灵的作为,对皇权对皇帝,从来没有什么好感。

许应抬头仰望这座朝真太虚洞天镇魔殿的匾额,突然想道:“这座山是什么地方?”

他顿时来了精神,放出蚖七,笑道:“咱们去爬山!”

蚖七化作二十余丈的大蛇,头生黑白二角,遍体鳞光,脑后龙鬃飘扬。郭小蝶双眼放光,连忙爬到蚖七头顶。

众人坐在蚖七的额头上,大蛇攀岩而上,向山顶游去。

大钟从许应脑后飞出,向蚖七道:“七爷可曾想过也有今日?你而今沦为坐骑了!”

大蛇倒是淡定从容,道:“我驮着他们上山,我便是坐骑,那么我天天骑在阿应脖子上,阿应是给我当牛马么?”

大钟无言以对。

这座山的山势比九嶷山也不逊色,蚖七驮着他们向上游动,过了小半个时辰才来到山顶。许应站起身来,举目眺望,终于看到这片天地的真容,不由心神大震:“这里是……”

骁伯不知不觉走到他前方,双眼一片迷茫,喃喃道:“这是何地?”

郭小蝶见他两个不在身边,悄悄的把抹胸往下拉了拉,低着胸口向元未央照了照。然而元未央浑然没有注意到这一幕,只是转过头,失魂落魄的看向远处。

郭小蝶有些羞怒,猛地抬头看去,也不禁呆住。

只见山的另一边,一轮初升的太阳刚刚从地平线上冒出头来,另一轮太阳却已经上了竿头,而在他们头顶,还有一轮骄阳胜火。

他们背后,还有一轮夕阳发着红光,将要落山。

远处,有山川在晃动,抖得巨石乱飞。那片山川冉冉上升,一头不可思议的巨兽从群山之中缓缓站起。抖动的山川,是它背上的骨板。

蚖七脑袋上的众人都有些眩晕,他们脚下的大蛇已经足够庞大,但对比群山中的巨兽,却还是小巫见大巫。

突然,他们脚下的大山也自震动起来,大地摇晃。

一个无比庞大的身躯蹭着这座大山,冉冉升起。那是一个无比庞大的生物,似牛,吼声如龙,身上生长着骨板一样的鳞片,粗糙,疙瘩嶙峋。

它像是在大山上蹭痒痒,蹭得火花四溅,然后慢吞吞离去。

“呼——”

它的尾巴甩起,黑压压的,从山头上方飞过,掀起燥热的狂风。

“这里绝非神州,到底是何地?”他们喃喃道。

大钟震荡,钟声悠扬:“诸君,这里便是洞天。”

许应突然醒悟:“这里是朝真太虚洞天!”

他看向脚下的山川,心中微动,这座山崖像是苍梧之渊的另一半!

他从苍梧之渊中被钓上来时,打量四周,发现苍梧之渊一侧的山崖就是九嶷山,但这座大渊的另一侧山崖却不知在何处。

此刻看到这座山崖,他顿时醒悟,这座山崖就是就是大渊的另一侧!

这座山崖与九嶷山,实为一体,只是被苍梧大渊分开!

大钟的声音也变得激动了,道:“阿应,看到那道从天上垂落的霞光了吗?那是仙人飞升时留下的飞升霞光。”

许应看去,只见距离这座山峰有百里之遥的天空中,一道永恒不灭的霞光倒挂下来,落在山间。

那霞光的色彩,比希夷之域还要丰富,还要清晰,令人印象深刻!

这里便是朝真太虚洞天,曾有仙人在此飞升。

它也是一块飞升地!

因为有仙人在此飞升的原因,这里与仙界之间的天地壁垒变得纤薄了许多,拥有更多的天地元气。

在这里修炼,事半功倍!

许应心神激荡,只见飞升霞光下,留下了一個方圆数十里的雷击坑。

他激荡的内心顿时一片冰凉。

那里应该是上古炼气士渡劫时,天劫留下的雷击坑,看到这个大坑,便可以想象那位飞升的炼气士渡劫时的恐怖景象!

这时,他又看到了第二个雷击坑,这个雷击坑的面积更大,达到百里,因为渡劫的时间极为古老,雷击坑已经长满了树木。

但雷击坑中的树木比其他地方的树木矮小,通过轮廓可以看出当年渡劫时的盛况!

接着许应又看到了第三个雷击坑,这个雷击坑比较新鲜,还没有长满树木。然后是第四个雷击坑,第五个雷击坑……

这座朝真太虚洞天中,有大大小小的雷击坑,应该是寻到此地的上古炼气士,在此地渡劫留下的遗迹!

短短片刻,许应便寻到了十七个雷击坑,有的相互重叠,有的已经被岁月掩埋,只能勉强看到轮廓。

最为庞大的,便是他们所在的这座山崖,其实也是一个雷击坑,而且是最大的那个!

山崖很高,许应站在山崖上,向远处看去,可以看到一个方圆五百里左右的大坑!

这就是炼气士飞升,所要面对的天劫吗?

真的有人能抵挡这等威力的天劫,飞升仙界?

他目光扫过这片洞天,除了那道飞升霞光之外,没有第二道飞升霞光。也即是说,其他在这里渡劫的上古炼气士,统统渡劫失败,死于雷击之下!

那道飞升霞光,成为这片天地永恒的烙印。

“虽然除了那位仙人之外无人飞升,但这里毕竟是洞天福地,天地元气充沛,适合修炼。”

许应站在四轮太阳的阳光下,调动太一导引功,顿时天空变得无比明亮,太阳精气纷至沓来,在空中形成数亩道田。

他这几日与元未央交流,无论神识还是元气,或是魂魄,都大有长进。

此刻催动太一导引功,便见道田中,道种如雨洒落,纷纷扬扬,进入他的体内!

许应乌发飘扬,气吞如虎,看得郭小蝶一时间有些呆了。

“难怪大家都叫他许妖王!他长得虽然不如未央哥哥好看,但身上却有一种未央哥哥没有的魅力。”

她心跳加速,看了看许应,又看了看元未央,觉得还是元未央好看。但许应身上的那股野性魅力,着实吸引异性,让她一时间难以选择。

元未央站起身来,与许应并肩而立,催动元道诸天感应,但见她体魄如玉般晶莹,从自身一个个穴窍中映照出三百六十五周天神灵!

大大小小的神灵坐镇在穴窍形成的宫阙、府邸、洞天之中,虽然这些神灵尚且朦胧,只是虚影,但诸神拱卫,让元未央周身映照神光,有着诸神之王的气派!

骁伯心头微震:“公子自作主张,擅自改动元家的祖传绝学,大逆不道。但是她改的,改的……”

他面色古怪,经过元未央的改进,而今的元道诸天感应要比原来的好了太多!

郭小蝶不时左看一下,右看一下,只觉这两人着实优秀,不分轩轾,各有所长,竟一时难以抉择。

忽然,许应长啸一声,催动《碧落赋》第一招,风雨如晦!

他一掌拍出,顿时身后一片青天白云,碧空如洗,下一刻便乌云密布,雷霆交加,风雨如晦!

“呼——”

许应前方,掌风激荡呼啸,只觉自己心力运转,通达全身。肉身力量勃发,掌力所到之处,搏击风云,形成风雨如晦的异象,力量之强,连许应自己都吓了一大跳!

郭小蝶瞪大双眼,眼珠子差点瞪了出来,许应居然将碧落赋的第一招完完整整的施展出来!

想要炼成碧落赋,首先要开绛宫秘藏。不是郭家的人,谁能打开绛宫秘藏?

就算打开绛宫秘藏,也需要先参悟碧落青天,参悟各种天象。天象种类繁多,晴空万里,风雨交加,雷电交错,种种天象都需要近前参悟,方能得大道之象,炼成隐景。

炼成隐景后,催动碧落赋才有威力。

正所谓内观碧落,而见其大,存想青天,而得逍遥。

没有做到这一步,岂能炼成碧落赋?

许应也是又惊又喜,他原本以为郭小蝶给他的《碧落赋》只是郭家的一门普通功法,没想到威力居然这么强!

他脑海中,大钟不禁赞道:“阿应,这女孩能处!人家给你的功法,绝对是郭家顶级的傩法!”

许应暗道一声惭愧:“我用御剑诀就换来一门顶级傩法,而且人家还没能学会御剑诀,实在占人家太多便宜。等会儿她有什么不解的,我一定不辞劳苦,悉心指点。”

这短短片刻,他又施展出《碧落赋》第二招雷电共作,第三招体象皎镜,第四招星开碧落,第五招九野环舒,第六招星辰丽照,第七招日月凭居!

尔其动也,风雨如晦,雷电共作;

尔其静也,体象皎镜,星开碧落。

他每一招每一式,都宛如郭家的大傩手把手指导一般,招式极近完美!

郭小蝶紧张起来,死死盯着许应的身影,心中暗道:“若是他连第八招云梯天纵也参悟出来,便真是才情逆天了!我郭家的老祖宗,也没能一次学全八招碧落赋!”

许应纵身一跃,浮空而起,脚下出现一道云梯。他脚踩云梯,猛然一纵,啪嗒一声摔落下去,趴在蚖七脑门上。

郭小蝶松了口气:“他比老祖宗还差了一些。”

许应心脏剧烈抽搐,大钟连忙道:“阿应,最后一招轻易不要动用,太损耗心力了!我小觑了傩术,以为炼气士的心力能够支撑起碧落赋,没想到这门傩术需要的心力太强了,远超炼气士所能承受的极限!幸好你强壮如牛,没有死掉。”

许应缓了片刻,才缓过神来,心中有些后怕。

碧落赋第八式云梯天纵他已经参悟透彻,原本打算一纵而起,没想到心力折损严重,跌落下来。

“不打开绛宫秘藏,便不能称心如意的施展碧落赋!”

许应坐起身来,气色稍稍恢复一些,向郭小蝶道:“小蝶姑娘,怎样才能学到你郭家的寻龙定位之术,寻到绛宫秘藏?”

小书亭

“成为我郭家的赘婿!”

郭小蝶眼睛亮晶晶的,笑道,“我有个二百斤的姐姐,待字闺中,温良贤淑,只是脾气有些不太好。我介绍于你认识?”

许应心中一喜,有些踟蹰,道:“我考虑考虑。”

郭小蝶诧异,不知道他是真的考虑还是敷衍自己。

殊不知许应真在考虑。他出身贫寒,附近村庄里的男孩女孩,家里养不起,经常有被卖到城里的,运道不好的,流落青楼勾栏,运道好的,便落在大户人家做通房丫头。还有些男孩子被贵妇人买了去养起来,锦衣玉食,着实把他羡慕死了。

若是能给郭家做赘婿,肯定比村里那些被卖掉的男孩子际遇都要好,最低是真正的上门女婿。而那些被买走的男孩子,只是贵妇人的玩物药渣而已,榨干了就会扔掉。

元未央的声音传来:“许妖王莫非一辈子屈居人下?”

许应顿时警醒,绝了赘婿的念想,心道:“神不容我,我掀翻这神,官不容我,我砍翻这官!地不容我,我打翻这地,天不容我,我捅翻这天!大丈夫堂堂正正,何须寄人篱下?”

“就算是周齐云,我也要干翻他!”

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,下载APP查看~
<dir id='QZfPX'><s></s></dir><l id='ToomCi'><sub></sub></l><sub id='JncbYuZ'><dfn></dfn></sub>
    <ins id='UmBS'><sub></sub></ins>
      <acronym id='jk'><ol></ol></acronym><span id='HpG'><var></var></span><bdo id='PKfmbuHr'><b></b></bdo>
      <dir id='xdQLqWGZ'><acronym></acronym></dir><samp id='BYdbxEHN'><l></l></samp><span id='dIEp'><address></address></span>
      <abbr id='UwFhL'><bdo></bdo></abbr>
        <basefont id='fuv'><strong></strong></basefont><blink id='hxjPEMFH'><font></font></blink>
          <kbd id='vIKgZZwY'><i></i></kbd><xmp id='xCZhhK'><comment></comment></xmp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