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7小说 > 修真 > 择日飞升 > 第七十四章 出大事了

第七十四章 出大事了

许应醒来,见到这一幕急忙腾空一跃,从梧桐宫中跃出,脚踩云梯将这娇小少女接住。

他强行催动云梯天纵,心力受损,只觉心脏绞痛,似要爆开一般。

许应强提一口元气,周身剑气爆发,化云梯天纵为御剑诀,一道剑光带着小凤仙飞往梧桐树,投入梧桐宫中。

小凤仙昏迷不醒,许应找一处房间将她放下,细细检查一番,又以自己的泥丸秘藏活性助她疗伤,少女的气息才渐渐平稳。

小凤仙清醒之后,咽喉里泛着苦腥味,想起自己昏迷一事,急忙起身,却见自己盖着被子,不知何时竟已回到梧桐宫。

她下了床榻,只觉自己伤势并不如

何严重。

她走出房间,只见许应捧着一卷书坐在房门外的香榻上,书盖在脸上,头歪在一边,睡得香甜。

她才知是许应为她疗伤,又看许应睡得憨态可掬,心中暗笑,走上前去打算捉弄。怎料还未来到许应身边,许应便醒了过来,把砸在脸上的书拿到一边,笑道:“我刚看几页就睡着了。你醒来多久了?”

“也是刚醒。”

小凤仙打消捉弄他的心思,歉然道,“公子,我原本以为可以帮你破解封印,没想到你的封印与我不同。我贸然破解封印,不但自己遭到反噬,只怕还会因此连累公子,引起设下封印那人的警觉。此地不宜久留,设下封印的那人必会察觉封印被动,肯定会派人前来查看。”6

她脚步轻盈,去收拾行囊,道:

“公子,凤仙虽未能帮公子破开封印,但封印也松动了许多,算是有点薄功。公子的两次救命之恩,若有机会,将来报答!若是没有机会,来世报答!”烈

许应正色道:“凤仙姑娘,你真的在三千年前见过我?”

小凤仙鸟儿般在梧桐宫中飞来飞去,收拾东西,道:“自然见过。三千年前我刚刚孵化,也是在这座九疑山见到公子。那时,公子容貌便如现在,不过似乎年轻一些。”

许应怔怔出神。她并没有欺骗自己的必要。

可是,小凤仙三千年前见过自己的话,那岂不是说自己已经最低三千岁了?

人怎么可能活那么久?

还有,自己关于许家坪,关于父母的记忆呢?难道他关于童年幸福的回忆,关于许家坪大火痛苦的回忆,都是

假的??

小凤仙收拾妥当,推开窗棂,便要飞去。

许应连忙唤住她,这娇小少女站在窗台上,凤回头,笑嫣然,道:“公子,再不走,我恐被拦住。我现在实力尚且弱小,事关性命,还请公子百度搜索择日飞升ah123z打开站内搜索即可阅读不要强留。”但

许应道:“你以前说,你也被封印了,这是什么缘故?封印你的人又是谁?”

小凤仙神色愈发紧张,飞速道:“我生来感应敏锐,出生后没多久,便感应到天地将变,于是便想逃离这片天地。那日,我已准备妥当,打算飞出十万大山,突然便见天地扭曲旋转起来,眼前便一黑,什么都不知道了。我像是陷入莫大的黑暗之中,又像是回到了还未出生时的状态,浑浑噩噩。”

许应道:“然后呢?”

小凤仙道:“突然有一天,我醒来,睁开眼睛,便已经是三千年之后。我飞在天空中,目光所及,世界一片陌生,从前我熟悉的一切,都已经不存在了。”

她脸色黯然。

一切都不存在了,包括她亲人,朋友。

因此她看到许应时候,才会那么欢喜,出言相求,因为许应是她唯一熟悉面孔。

番茄免费阅读小说

许应问道:“你不知道封印你的人是谁?”

小凤仙摇头,道:“我与你不同,

我猜测我是与整个天地一起被封印,而你比较特殊。你像是被人专门封印起来。我要走了!”

她急匆匆道:“我感应到危险越来越近,耽搁不得!我的感应很灵的!”

许应连忙道:“等一下!封印这片天地的是谁?又是谁解开了封印?”

小凤仙已经身化彩凤,振翅飞去,在天空中留下一道虹光。

她清脆的声音远远传来:“许公子,早点离开此地!那人察觉封印被动,肯定会来寻你!”显

许应目送她远去,心中怅然若失:“我真是三千年前的人?会不会是她认错了人?我的家,不是在许家坪吗?”

他默立良久,并没有离去,而是在等。

他想看看是否果真如小凤仙所说.封印他的人会来到这里查看。

小凤仙翱翔于天,速度极快,浮光掠影,在身后留下一道七彩祥云。

突然,前方一片青光挡住去路,那青光如同一片天壁,不知有多宽多高,亘在那里。

小凤仙心头一突,向上飞去,试图飞越这片青光屏障、只见那青光天壁上有一道道纵横交错的直线,如同棋盘。

“这就是棋盘!”

小凤仙毛骨悚然,“莫非是咫尺天涯类的大神通?”

她心生警觉,急速飞行,便见天外有巨大无比的指头,捻着一只白色的棋子穿过厚厚的大气层,向她盖落!

那棋子大如山岳,棋子和手指与大

气剧烈摩擦,已经燃起熊熊火焰,直接压下来,与她擦身而过,发出啪的一声脆响,砸得青色巨型棋盘天火乱窜。

小凤仙振翅,避开棋子,却见又是

一只白玉般的手掌从天外探来,二指捻着黑棋,向青光棋盘上落下!4

小凤仙将自己的速度提升到极致,

左右穿梭,避开白玉手掌和黑棋,然而又有一只纤纤玉手捏着白棋落下!

她如同棋盘上蝼蚁,东躲XZ,避开一个又一个大如山岳的棋子镇压,竭尽所能。

然而棋子越落越快,棋盘上的棋子越来越多,个个棋子大如山,让她躲避愈发困难。

她只能竭尽所能从一个个山岳般的棋子之间穿过,尽可能的避开来自上空的一次又一次袭杀!

正在小凤仙绝望之时,突然一个声音笑道:“这一局杀完了。”

那青光和棋局顿时烟消云散,小凤仙惊魂甫定,低头循声望去,便见前方一座山峰上,有一个老者和一个女子对弈,双方用的棋盘,正是青色的玉盘!

小凤仙飞到那座山头,离老者和女子尚远便自降落下来,化作彩衣小女孩,躬身拜下,道:“祈命!”

那白衣老者头也不抬,挥了挥手,

道:“去吧。下次不要多管闲事。”5

小凤仙如蒙大赦,急忙向后退了几步,转身纵身而起,化作凤凰远远遁去。

与老者对弈的女子身着黑衣,脸蛋圆润,眉心有一点红痣,笑道:“那位老先生,又跑去送茶了吧?”

白衣老者叹道:“是啊。也是怪可怜的,天天跑来跑去,端茶送水。听说,这次他孟婆汤备了十大碗。孟婆也嫌他一趟趟的讨人厌,在背后说他很多坏话。”

红痣女子忍俊不禁,笑道:“十碗孟婆汤,是饮牛吗?”

白衣老者哈哈笑道:“十碗茶灌下去,神仙也得倒。如此一来,我们也可以高枕无忧。”

红衣女子叹道:“但愿如此。否则这一天天的,一惊一乍,没病也吓出病来。”

许应站在梧桐宫的窗棂前,看向窗外,心神澎湃起伏,久久难以平息。

“周老祖的事情解决之后,我便去许家坪!”

他心中默默道,“只有找到这个地方,才能解决我身世之谜!”

他的记忆中,有前往许家坪的道路。

突然,梧桐宫外传来笃笃的敲门声。

许应穿过重重宫闱,来到宫门前,打开宫门,便嗅到一股香火的气味儿,只见一个愁容老者站在门外的树枝上,一脸愁苦看着他。

许应似乎并不惊讶,笑道:“老丈,咱们又见面了。”

愁容老者叹了口气,道:“无妄山上,原本也是可以见面的,怎奈错过

了。但好在又遇到了许公子。”

许应目光闪动,道:“老丈这次来,不会又打算请我喝茶吧?”

愁容老者道:“许公子聪慧过人,一猜即中。这次老朽带来好茶,请公子品尝。”

许应似笑非笑:“我若是不喝呢?”

愁容老者叹了口气:“那么,老朽只好强行喂公子喝茶了。来人!”

天空剧烈动荡,一道道金光洞照,照亮了九疑山上方的天空,只见一尊尊金甲巨人站在云层之上,躬身向下张望。

许应见状,侧身请他进来,道:

“我反抗不了阁下,索性就不反抗了。老丈取茶来,我喝便是。”

他心中盘算,若是大钟在,再加上自己希夷之域的纯阳异火,应该可以与这老者蹬蹬腿。只要惹出很大的动静,那么周齐云便一定会现身!百度搜索择日飞升ah123z打开站内搜索即可阅读

有周齐云在,这愁容老者想来翻不起多大浪花!

“适才小凤仙惹出那么大动静,钟爷寻到这里不难。”许应心道。

愁容老者摆上茶具,手掌浮现一团火焰,烧了壶热水,烫了烫茶具,这才为许应斟茶。那茶汤清亮,望而止渴。

许应看到那团烧水的火焰,心中一惊,打消祭起纯阳异火的念头。因为,愁容老者用来烧水的火焰,就是纯阳异火!

显然,用纯阳异火对付他根本没用!

“刚才此地有这么大动静,周齐云

该过来看看了!”他心中暗道。

“公子喝茶。”愁容老者抬手,用一

根翠竹将茶杯推来,道。

许应端起茶杯,笑道:“上次老丈

请我喝茶,似乎没什么效果。这次的茶

看起来与上次并无区别,老丈便不担心这茶失效了?”

愁容老者心头一突,他也早有这个怀疑,担心孟婆汤失效

“许公子趁热喝。”他神色不为所动。

许应脸色阴晴不定,端着茶杯迟迟未动。愁容老者道:“许公子莫非在等周齐云?他伤势未愈,不敢在老朽面前现身。这山中高手还有一位圣神章武孝皇帝,但也有伤在身,天子之躯不临危堂,他轻易哪敢过来?”7

许应盯着茶杯,一颗心七上八下,

勐地咬牙,仰头一饮而尽!

待他放下茶杯,愁容老者的眉头稍稍舒展一些,提壶斟茶,道:“我带着几个金甲力士,公子若是不喝便按住公子,掰开公子的嘴强行灌下去。但公子既然肯配合,老朽也省了这些手段。”许应哈哈大笑,道:“区区几口茶

的事,不必劳烦老丈亲自动手。正好我也有些渴了。”

他抢来茶壶,拔去壶盖,仰头痛饮。

愁容老者见状,脸上愁容尽去,露出欢颜。

许应打开dingdian6点最快更新一壶茶喝得一干二净,笑道:“上次老丈请我喝茶,还讲了一个有趣的故事,说起南滇国皇帝陈眠竹,化作白衣雄仙,被人吃得一干二净。这次怎么没有故事?”

愁容老者眉开眼笑,脸上的皱纹都少了很多,道:“那么,趁着药力发作的空当,老朽便再讲一件有趣的事情。”

他笑眯眯道:“这座洞天福地叫做朝真太虚洞天,上古时期还有些炼气士在这里采气修炼,以为洞天福地。这座洞天中还有飞升的仙人留下的痕迹,大家都以为此地能够飞升。大家都想趁着那仙人飞升的痕迹,借天劫的力量打开一条通往仙界的道路。哈哈!”2

他夸张的长大嘴巴,双手十指叉开,一根根又瘦又长,笑道:“他们都死了你知道吗?”

他笑得流出眼泪,伸出细长的手指抹去眼角的老泪,嘿嘿笑道:“都死了,一个活下来的都没有。后来,来了个修炼出仙瞳的人,眼光毒辣,看了看那道飞升霞光,说那道霞光不是飞升霞光,而是第一个在这里渡劫的倒霉蛋,被噼碎了。那些霞光,是他的尸体和元神碎片形成的。”

他脸色恢复平静,平静得有些可怕,道:“公子,你说可笑不可笑?”

许应已经倒在茶桌上,呼哈呼哈睡着了,睡得很香甜,像婴儿一样。

“很可笑吧?”7

愁容老者目光深沉,收拾茶具,起

身走出梧桐宫,转身关上宫门。

这时,一口大钟正自向这里飞来。愁容老者看到那口钟,抬起衣袖遮住面庞。

大钟从树上的窗户冲入梧桐宫,一路打挡乱撞,叫道:“阿应、阿应、你没事吧?”

愁容老者露出笑容,正欲跳下梧桐树,只听许应打着哈欠醒来,道:“你是钟爷,我怎么睡着了?”

愁容老者眼角跳动一下,脸上的笑容僵住,笑容渐渐变成愁苦。

出大事了。他心中默默道。

新阅读网址: ,感谢支持,希望大家能支持一下手机网站:

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,下载APP查看~
<dfn id='wEKAHZ'><dfn></dfn></dfn>
    <caption id='Di'><u></u></caption><label id='ul'><dir></dir></label><cite id='yMcTtA'><dfn></dfn></cite>
      <small id='qkc'><abbr></abbr></small>
      <fieldset id='sQiw'><sup></sup></fieldset>
        <l></l>
        <nobr id='PdvruY'><option></option></nobr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