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7小说 > 都市 > 华娱2004 > 059章 忽悠与被忽悠

059章 忽悠与被忽悠

我见到江瑜的时候,他正坐在阳光里,摆弄着一株绿萝。

“就是好玩,拍电影很好玩,演小品也好玩,”这个才20岁的年轻人笑着说,“不过上春晚太累了,我是为了朋友才去的。”

这不是我第一次见到江瑜,第一次见到他是在一部电影的点映礼上,影厅里稀稀拉拉地坐着二十多个人,有一半是电影的主创人员,他站在导演和演员中间局促地笑。

那部电影叫《疯狂的石头》,在前不久的贺岁档上,成为了国产电影的一个奇迹,以三百五十万的投资,刷下了三千二百万的票房。

“我以前就认识宁皓、黄柏他们,当时就觉得大家一起拍一部好玩的电影,从来没想过能拿这么多票房,我自己也觉得很惊讶。”

当被问道是怎么写出“我只进入你的身体,不进入你的生活”这样下流的台词时,这个在电影学院读大一的男生哈哈大笑,掩盖着自己的尴尬。

“我那是为了文艺创作,我自己还是很单纯的,连恋爱都没谈过。”

是的,除了演员,他还是一个创作者。

去年一首《老男孩》感动了无数男孩,今年他又带来了《我的歌声里》。

和一般的情歌不同,《我的歌声里》的立意很高。

每一次听到这首歌的时候,笔者就忍不住感叹,生命之美好,也许就在于人生的不期而遇。

有人说,人世间的每一次相遇都是一种久别重逢,纵然江湖夜雨,巴山夜话,天下无不散的宴席,但还是要珍惜我们曾在一起过的时光。

那些淡水之交的知心人,也许最终我们相忘于江湖,但仍然要感谢他们曾经出现过。正因为他们,我们的生命才得以如此多彩!

从这首歌中,我们或许得以窥见创作者背后的那段青春往事。

“如果你现在遇到那个女孩,你想对他说什么?”

面对这个问题,江瑜沉默很久,回答说:“就像歌里唱的那样吧,如果有明天,祝福你亲爱的。”

无防盗小说网

这是《老男孩》里的最后一句歌词。

也许这也是他曾经最想说出口的话吧。

“我以后还会写歌,还会去拍电影,我认为人生的意义不在于赚多少钱,而在于体验,我想要体验更多种不同的生活。”

“这就是我做演员的意义。”江瑜用这句话结束了这次采访。

虽然笔者认为江瑜目前在音乐上的成就,已经远远超过了他作为演员的成就。

但无法否认的是,这个青涩的男生是如此之年轻,他的未来还有无限可能。

我们期待着,他能为天朝电影、为天朝音乐带来更多的惊喜。

……

张小小一通采访后,回去啪啪啪地敲键盘,写完文章丢给主编,审核通过以后,便发到了搜狐网上。

这种采访基本都是大同小异,两天下来,江瑜嘴皮子都磨破了,而且车轱辘话翻来覆去地说,那叫一个烦啊。

但接受采访的好处也是有的,以前大家顶多知道《老男孩》、《我的歌声里》挺好听的,现在则是通过这两首歌知道了江瑜这个人。

刷了个脸熟。

紧跟着各种商演,广告,戏约,也都找上门来了。

不过江瑜都不大看得上,基本都给推了。

他倒还没怎么样,反倒是卢志强心疼不已。

那可都是钱呐。

他现在已经以江瑜的经纪人自居了,只等把江瑜的经纪约忽悠到手,就可以抱着摇钱树使劲儿摇了。

“卢总,这个江瑜是不是太清高了一点?”秘书给卢志强泡了杯茶道,“这么多广告商演都给推了,以后谁还会找他啊。”

“学生嘛,难免天真,不知世事,”卢志强端起茶杯,浅饮一口道:“我见过太多这样的年轻人了,以为自己高尚,以为自己清高,实际上不过是穷,没见过世面。”

“等他们有了钱,有了名,面对那些投怀送抱的美人,就知道他们是真清高,还是假清高了。”

卢志强不屑地笑笑。

“卢总,那您的意思是?”

“我晚上带他去天上人间走一遭,看看他到底怎么表现。”

夜里,天上人间,会所包厢内。

江瑜和卢志强换上了浴袍,躺在沙发上,一边闲聊,一边等着小姐进来。

“这地方感觉怎么样?”卢志强递给他一杯红酒。

“嗯,挺不错的,”江瑜接过酒杯放在一边,却没有喝。

片刻之后,经理推开房门,带着俩妹子提着工具进来了。

江瑜从下往上打量了下她们,一双大长腿,上面是黑色的连衣裙,胸前玲珑曲线毕露,脸上则化着精致的妆容。

卢志强笑得意味深长,“我年纪大了,玩不了这个调调,你们主要是让我这位小朋友开心。”

“那就看你们的了,”经理一挥手,俩妹子将身体凹成一个S形,娇笑道:“你放心,我们都是专业的,保证会让你开心的。”

“我先出去一会儿,”卢志强递给他一个我懂的眼神。

江瑜却一抬手,“等会儿。”

卢志强看向江瑜。

一般来说,这时候的年轻人会有两种反应。

一种是笑纳了,一种是义正言辞地拒绝后笑纳了。

结果江瑜哪种都不是。

“你们这最贵的公主,一个钟多少钱啊?”他问经理。

经理一听就知道这是行家来了,“她们俩是888一个钟,最贵的要3888,但是得先等一会儿。”

江瑜笑道,“888都长这样,那3888不得起飞咯啊,那就等一会儿吧,哥有的是耐心。”

俩妹子见自己没被看上,轻哼一声,非常不满,江瑜笑道:“妹子,不是你们不优秀啊,哥是搞艺术的,对艺术那要求必须得高啊。”

“对,搞艺术的人要求都高,”卢志强附和着。

心里却有点疑惑,有点摸不清这小子的路数。

经理带着俩妹子出去了,江瑜躺倒在沙发上,感叹道:“现在这会所啊,尽糊弄人,都不上好鲍鱼了,尽拿次品忽悠人,想吃好鲍,还是得去东莞。”

“是吗?”卢志强一头雾水。

鲍鱼是啥?

我没带他来吃鲍鱼啊。

江瑜转头看向他,“哎,卢总你去过东莞吗?你知道啥叫首(和谐)长式服务不?”

卢志强摇头,江瑜便兴致勃勃地给他科普了一番东莞的辉煌。

越听卢志强心里便越不是滋味。

我尼玛,本想带这小子来享受一下资本主义的腐朽生活,顺便用糖衣炮弹腐蚀一下大好青年的意志。

结果江瑜比他还要熟练。

那什么长首式服务,他连听都没听过。

搞了半天,土鳖竟是我自己?

再这样聊下去,我自己一个大好中年都要被腐蚀了。

“来自卢志强的负面能量值,+66!”

见腐蚀不过江瑜,卢志强也就放弃了那点小心思,扯淡几句后,开门见山道:

“小瑜啊,我们合作也有一年多了,作为你的长辈,我还是要劝你一句,现在这是一个商业时代啊,才华不能当饭吃,跑单帮是不行的,你还是尽快找一个公司为好。”

“多的不说,有一个公司帮你打理,你一年收入能上千万,那可是上千万的利润啊!你上大学,你上大学有什么意思呢?”

对卢志强来说,江瑜就是一棵活生生的摇钱树。

唯一的问题是,这颗摇钱树现在一心只想好好学习,不生钱呐。

江瑜笑道:“老卢啊,我原以为你有高论,没想到作此粗鄙之语,你没听说过书中自有颜如玉,书中自有黄金屋吗?”

“我就是热爱学习啊!”

他对卢志强的想法清楚得很,无非就是画大饼忽悠他签约,随后什么商演、广告、代言都安排上,江瑜累得要死,还要写歌。

而卢志强呢,直接就躺着收钱了,说不定还在合同里动点手脚,到时候他哭都没地方哭去。

劳资又不傻!

李子柒不就是这么被坑的么。

明知道这里有坑,难道还能再跳进去?

“哎哟,”卢志强那叫一个糟心啊。

这小子明明才二十来岁,怎么油盐不进呢,说什么都不听。

两人又聊了几句,俩3888的妹子进来了。

果然再无那股风尘之气,穿着一身白色连衣裙,看起来颇为清纯,自我介绍道,她们俩都是大学生,刚做这行没多久,家里父母重病,还有一个读初中的弟弟,她们也都是为了生活才做这行。

这套说词忽悠一下肖冰这种热血少年还行,却是忽悠不了江瑜这种老司机。

他一指卢志强:“这位爷,名满京城的卢总,你们把他伺候好了,让他资助你们俩上大学。”

俩妹子便扑到卢志强怀里去了,推都推不走。

江瑜起身道:“卢总,我给你讲个故事呗,我们学校附近有一家卖烤冷面的摊位,我经常在那家买烤冷面吃,一来二去就和那老板认识了。”

“后来有一天,我想尝尝别家的烤冷面是什么味道,便去隔壁摊位买了一份,结果被那老板看见了,那一刻,他看我的眼神,就好像我是个出轨的渣男一样,还骂我没有良心,你说这扯不扯淡……”

卢志强正享受着呢,随口道:“扯淡,扯淡,嘶……”

江瑜一笑,“你慢慢扯淡吧。”

随后推门出去了。

卢志强微微一愣,意识到江瑜可能话里有话。

到底是老狐狸啊,迅速地反应了过来。

他这是在说,我就是那个烤冷面摊主,而他就是那个顾客?

他可以和我合作,也可以随时找别人合作?!

卢志强面色一变,他这才意识到,江瑜这是在敲打他啊!

只要没有签经纪约,主动权便一直掌握在江瑜手里,他可以随时更换合作对象。

现在是卢志强需要江瑜,而不是江瑜需要卢志强!

这也就是为什么,卢志强一直忽悠江瑜和他签约的缘故,他想要改变这种不对称的地位。

只是目前看来……忽悠失败!

看来以后不能再动歪脑筋了。

唉,卢志强叹口气,看着俩如花似玉的妹子,都没了兴趣。

“嘶,轻点轻点……”

好吧,还是有兴趣的。

……

“你考虑得怎么样了?”

某大排档上,江瑜、宁皓、黄柏三人又聚到了一起。

三个人点了五十多串羊肉串,三串大腰子,八瓶啤酒,看起来不入流,但唠的却是大买卖。

面对江瑜发问,宁皓心里还是有点虚,“你再让我考虑考虑。”

他那天被江瑜鼓动得热血沸腾的,回家后跟媳妇一说,当时就被啐了一顿,他自己也是越想越犹豫。

“怂货,”江瑜道:“我们俩合伙,我出钱你出力,我们完全可以一起搞一家电影公司,然后带着项目去拉投资。”

“你想想,华仪为什么能做大?因为他们有一星一导,一星一导,你们俩这不就是嘛。”

他指指宁皓和黄柏。

华仪的一星一导指的是冯晓纲、葛悠,只要这俩搭配,出产的电影基本没有赔的,在充满不确定的影视圈内,好比定海神针一样稳定。

在江瑜看来,新时代的一星一导估计就是黄柏和宁皓了。

“我能和冯晓纲比吗?”宁皓笑么兮兮的,看似谦虚,实则嘚瑟。

上次《疯狂的石头》路演的时候,他们就发现这个问题了。

冯晓纲的电影虽然票房不俗,但影响力很难越过长江,换句话说,他的票仓局限在北方,南方的观众对他并不感冒,这一点在票房的分布上体现得格外明显。

而《疯狂的石头》是真正贯通了南北的,在北方火,在南方更火!

正是由于这一点,韩三品才格外看中宁皓。

宁皓这孙子自己也颇为自得。

“再有,柏哥,你完全就是影帝的材料,你就差一个机会,知道不,只要机会来了,你立马上天!”

“咱们下一部电影,我提议,让柏哥来当主角,实在不行,我都能给你写一剧本,不就是钱嘛!”

江瑜火力全开地忽悠着。

卢志强把他当摇钱树,而江瑜呢,把这俩货当摇钱树,一门心思想把他俩拉到自己的战车上。

宁皓啃着个大腰子,没说话,但实则已经表明了自己的态度。

黄柏就稳重得多。

而且吧,他的投资眼光也实在是有够差的。

在江瑜前世,黄柏投资了不少电影,基本上是投一部扑一部,扑一部投一部,最后没办法了,他自己上,这才有了《一出好戏》。

“你刚刚说,下一部电影你不想当男主角?”黄柏问。

他最关心的是这个。

《疯狂的石头》之后,宁皓的手机都快被打爆了,各路电影公司纷纷抛来橄榄枝。

这厮倒也光棍,直接换手机号,谁也不见,带着王晓军等编剧,一门心思写剧本。

目前剧本大致思路已经出来了,大家或多或少都有了些倾向——这一部电影,应该是江瑜来当主角。

一来他是自己人,跟大家伙都熟悉。

二来这小子有钱,让他当男主,等于自带投资。

三来江瑜上过春晚,而且在《疯狂的石头》里表现颇佳,名气、演技都不差。

就连宁皓自己都这样认为。

他新写的剧本,《疯狂的赛车》的男主应该是江瑜——年轻气盛,自行车运动员,这样的形象就该是一个高大帅气的小伙。

怎么也不能是黄柏吧?

他哪一点像是运动员了?

要是江瑜和黄柏竞争,那么现在的黄柏还真不敢说自己能赢。

但江瑜自己先放弃了。

“我现在还撑不起一部电影,”江瑜坦诚道:“在唱歌这方面,我还是比较有自信的,但是在演戏上,我远不如柏哥,他真的是影帝的材料。”

“所以老宁,我是真心跟你推荐,考虑一下柏哥,他就缺一个机会。”

“你们俩搭配,才是我心目中,真正的一星一导。”

这话说得宁皓热血沸腾的,当场就要入伙。

而黄柏看着江瑜,一时竟也生出了士为知己者的赶脚。

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,下载APP查看~
<del id='CnJPdDsD'><pre></pre></del><var id='RcTcHP'><var></var></var><b id='yVViGFHl'><s></s></b>
    <comment id='GjR'><optgroup></optgroup></comment>
      <nobr id='FFdjP'><caption></caption></nobr><samp id='qtj'><b></b></samp><i id='WygH'><del></del></i>
        <basefont id='Qm'><small></small></basefont>